我家這棟大樓的三樓住個一個看起來有點奇怪的男人,
他看起來可能有點輕度智障,走路也不太自然,臉部表情總是有點扭曲的。

第一次遇到他,是某一個跟小葉聊天聊到忘記時間的晚上,
當時那個人牽著腳踏車過來,我站開讓他進去。
其實當時我差不多已經準備要上樓了,但是因為看到他,所以趁機多聊了一下。

我知道,我有刻意閃避他的心態。

昨天中午回家,快走到樓下大門的時候,看到他從另一個方向走來。
我三步作兩步衝過去,拿鑰匙開門打不開時的驚慌衍伸到對新門鎖的怒氣,
把門打開後立刻把門甩開,一看電梯,發現電梯停在九樓..

心中不禁埋怨:「真倒楣。」

然後他過來了,開了門站在我旁邊等電梯,電梯剛好到一樓。
我跟他一起進去,他按三樓我按五樓..

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恥。
我竟然因為這個人的非「常態」而排斥他!

「避之如蛇蠍」真的完全能形容我剛剛的行為。



真是可恥!!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