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幻想壓在我的床下。

這些都是別人的幻想,由不同人在不同時間、空間,基於不同目的下的創造的成果..

有多少人靠著別人的幻想維生?
有多少人靠著自己就能活?

那是一種很舒服的狀態,
完全不用思考,也不需要思考..
愈是無法確實的掌握住,愈是讓人憧憬,隨即產生更強烈的依附感。

然後它漸漸地以一種虛無空洞的方式侵蝕著每個沈浸於其中的人。

包括你。包括我。


所以,我把它們壓到床下。

儘管偶爾留戀起那種舒適的感覺,
但是人在愈往另一個極端走的過程中愈能意識到自己的存在。

儘管無法捨去。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