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05年的2月到現在,我一直不停的寫著,寫著。
我之前就已經發覺,我的文字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引導著我,慢慢走向一個極端。

這其實是我本質上就具有的傾向,我只是順著它的意向,讓它成長。


然後變成現在的樣子。



因為從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一天開始,我就不再容許自己對自己的不坦承,不留一絲縫隙。
這是我對我的承諾,因為我相信這樣的誠實,可以讓我認清自己,
而這樣對自己毫無保留的認識可以讓我堅強。

從內而外。

我相信我總有一天會變成一個堅強的人。


這個網誌,不過是一個手段,不過是一個在這樣的決定下必然發展的過程。

我走上我想走的路,一直走下去。
然後愕然發現這個我自以為的手段已經反過來帶領著我,
走向連我自己都不確定的方向。


其實,我早就已經失去方向了。


我已經走上的這個極端,會有一個盡頭嗎?盡頭又會是什麼?

我沒有答案。


因為沒有方向,所以我也並不打算改變。
陪伴我度過六百多個日子的這個網誌,會繼續陪伴我看到那個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盡頭。


跟你比起來,我還是很脆弱。
但是我無法像你一樣,只是順著自己的感覺,無視於別人的傷痛。

我可以捨棄人,但是每一次都是一個掙扎。
每一次,我都猶豫很久,痛苦很久才有辦法真的做出決定。
因為我會去想像別人的感受,或者我自以為我能理解別人的感受。
我常常不由地因為一些他人可能有的情緒而感到難過。

因為在很多情況下,在我做出決定之前,我都會先設想,如果換做是我,會怎樣?


相較之下,你的堅強在相當大的程度上隱含著殘忍,
我每次說你很堅強的時候,其實都帶著這樣的諷刺。
因為一個不能關照他人的人,一個常常無視於他人的人,
再怎麼堅強,也不過是對人捨棄。



以這種方式讓自己堅強,或者說這種堅強的形式。


我不要。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