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亞洲華爾街日報 http://chinese.wsj.com/big5/20060808/chw143952.asp


中國視點

中國人煥發愛狗新熱情
 


        在雲南省會昆明﹐現年20歲的大學生李雲英(音)和她的家人週五在當地熙熙攘攘的寵物市場搜尋了一下午﹐想找到一只最適合她們家的小狗。

        最終她花50美元買了一只鐵鏽色的波美拉尼亞犬。“很多電視明星都養狗﹐”她在嘈雜的犬吠中說。“這也是一種時尚。”她的上衣胸前有一個由金銀亮片組成的英文單詞“Woof”(意為狗吠)。

        李雲英對人類最好朋友的喜愛折射了中國社會風尚的巨大轉變。直到不久前﹐狗在中國還被看作是一種階級敵人。共產主義者不喜歡狗、貓以及其他寵物﹐因為他們認為寵物是資本主義頹廢情調的象徵。另外﹐這個國家對狗的複雜感情在南方的農貿市場上依然可見一斑﹕屠宰後被剝了皮的狗被挂在一個大鐵鉤上﹐與大塊的牛肉和豬肉一起出售。

        事實上﹐在雲南省牟定縣的政府官員上週下令捕殺該地區的50,000只狗後﹐中國對犬類不友好的名聲又再度響亮起來。當地政府發佈這樣的命令是為了應對狂犬病爆發以及幾個村民在遭狗咬後死亡的事件。牟定縣距離昆明約三小時的車程。

        牟定大規模屠殺狗的消息迅速在互聯網上傳開﹐引發了全球動物愛好者的強烈抗議。不過﹐這種憤怒不僅僅來自國外。這個消息很快成為中國最受歡迎的門戶網站新浪網(Sina.com)上被討論最多的話題。關於此話題的評論超過了15,000條﹐其中大多數都是尖銳的批評。“小狗們並沒有做錯什麼﹐”一位中國網民在評論中寫道。“如果人生病了﹐他們可以接受治療。為什麼要殺掉狗呢﹖”

        在昆明的寵物市場﹐李雲英的父親董建林(音)說﹐在他還是個年輕人的文化大革命時代﹐他根本無法想像養寵物這樣的事情。“那時候﹐我們甚至沒有“寵物”這個詞﹐”他一邊說﹐一邊與女兒討論到底給狗買什麼顏色的碗。“那時候我們很窮﹐連自己都沒東西吃。怎麼養狗啊﹖”

       “但是現在﹐”他補充道﹐“我們越來越富裕了﹐有多餘的錢來養寵物了。”

        雷曉琴(音)三年前開始涉足寵物飼養業﹐當時她的醫生告訴她﹐他在當地市場上賣了九只狗賺了10,000多元(約合1,200美元)。她很快就辭去了在昆明一家國營旅店的工作﹐開了一家出售英國古代牧羊犬的寵物店。這家店的店名是“逗樂”﹐是從美國頗受歡迎的狗糧品牌普瑞納(Purina)的中文譯名演化而來的。

        寵物並不只是中國人富裕後的產物。它們也充當了中國家庭第二個孩子的替代品。根據中國的政策﹐每個家庭只能有一個孩子﹐多子女家庭現在已很少見了。雷曉琴說﹐中國家庭需要寵物。因為家裡沒有太多孩子﹐唯一的孩子通常都很孤獨﹐沒有人和他們一起玩耍。

        寵物流行在中國最富裕的城市表現得最突出。中國畜牧業協會犬業分會(China National Kennel Club)的工作人員費岳海說﹐僅北京一地登記在冊的寵物狗就有500,000只。他估計北京的寵物狗總數是這個數字的三倍左右。由於費用問題﹐很多狗都沒有登記。根據中國公安部(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的信息﹐一只寵物狗的登記費用從600元至1200元不等﹐因城區或郊區的地域差別而有所不同。登記後﹐寵物的主人每年還需繳納300至600元的寵物年檢費。

        在北京﹐想要對寵物更加關愛的主人們可以把它們帶到京城天使寵物醫院(Jingcheng Tianshi Pet Hospital)。只要花費相當於15美元的費用﹐醫院就可以提供修剪皮毛、清潔耳朵、美甲以及沐浴等全套寵物服務。北京共有500家這樣的寵物診所。

        現年24歲的Christina Peng粗算了一下﹐她和男朋友每月花費約75美元照料他們的阿拉斯加愛斯基摩犬奇奇(音)。Christina說﹐奇奇只吃最貴的狗糧。半年前她男朋友的父親去世﹐為了給他媽媽找個伴﹐他們就買了奇奇。Christina說﹕“我男朋友是家裡唯一的孩子。我們倆工作都很忙﹐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來陪他媽媽。”她還補充說﹐她的鄰居中有大約一半的家庭都養寵物。

        Christina對牟定縣“打狗事件”感到很憤怒﹐她不明白政府為什麼不用從寵物狗登記中收來的費用提供免費的狂犬疫苗﹐並採取其他措施防止死亡病例的發生。她說﹐每次奇奇去醫院打針的時候﹐她都不忍心看它那可怜的眼神。她可以想像牟定縣的那些狗所經歷的恐懼。這太殘暴了。

        寵物主人並不是唯一譴責“打狗事件”的群體。就連一些主流報紙也稱牟定縣的這個措施“極度殘忍”、“冷血”。這也凸顯了中央政府官員與那些身處偏遠農村地區、需要親手解決這些問題的管理者們在觀念上的分歧。

        當地的政府官員為他們的行動辯護說﹐他們已別無選擇﹐只能殺掉狗來防止死亡人數的增加。之前﹐已經有三個人因被感染了狂犬病的狗咬傷而死亡﹐另外還有360人受傷。牟定縣共和鎮的一位党委副書記接受電話採訪時說﹐牟定縣政府曾努力預防狂犬病的大範圍傳播﹐但是後來發現疫情已很難控制了。之後﹐縣政府就作出了捕殺狗的決定。這位官員還證實約有50,000只狗被打死或吊死。

        據新華社(Xinhua news agency)上週五報導﹐山東濟寧的官員表示他們計劃捕殺發現狂犬病的每個村落週圍五公里以內的所有狗。預計約有500,000只狗會被殺死。

        現年44歲的牟定縣史(音)姓煙農為當地政府沒有更快地採取措施感到遺憾。他的妻子被狗咬後於7月25日去世。他拒絕向記者透露自己的名字。

        他在家中對記者說﹕“我真希望他們早點把這些狗都殺了﹐因為這簡直就是人類的災難。”他家裡仍有中國傳統葬禮的擺設。當說到那些譴責殺狗的人們時﹐他說﹕“他們根本不知道狂犬病有多么嚴重﹐所以他們不理解這種做法。”牟定縣的其他居民也表示﹐狂犬病對生命的威脅使他們別無選擇﹐只能殺掉所有的狗。

        然而﹐一些人在感情上仍然難以接受現實。上月末的一天﹐11歲的周宏偉(音)正在和小夥伴們在離家不遠的池塘中游泳。這時候﹐一個農民走過來問他是否聽說了政府發佈的命令。

        周宏偉曾聽說有鄰居試圖把狗藏起來不讓警察發現。但是這些狗最終還是被帶走了﹐並被當街打死。他知道﹐如果把他的小狗小黑送到村幹部那裡﹐他的小黑會被吊死﹐而不是被打死。

        於是在那天下午﹐他牽著小黑來到村裡所有的狗的集中地。他把狗交了之後再沒有回頭看一眼。那個地點附近的一個告示上寫著﹐每個上交狗的村民會得到相當於2美元的補償。

        他記得﹐那天下午送狗的路上他哭了。他說﹕“我很愛小黑。真的﹐就象愛我媽媽那麼愛它。”

Nicholas Zamiska

香港時間2006年08月09日08:17更新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