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寺名景‧曹源池

2007/8/29(三)

經過前晚的休養,加上今天又是要去我最嚮往的京都,所以我的精神簡直好到不行。

從大阪到京都的車程大約是一個半小時,加上嵐山離京都市區有點距離,所以從出發到抵達嵯峨野大概花了整整兩個小時吧。

從車站出來後先經過一道小橋——中之島橋。




再往前走幾分鐘就到渡月橋了,不過先映入眼簾的是桂川。


水中央有幾隻鵜飼,鵜飼是這裡的特有鳥種,在日本歷史文學上也屢次出現,因為捕魚的高超技術,古時被養來捉魚,專門飼養鵜飼來捕魚的漁夫被稱為鵜匠,又因為鵜飼補的魚沒有傷口,是高級的貢品,桃山時代的幕府和各地大名(諸侯)特地對鵜飼、鵜匠及漁場做出特別保護。

我的相機不夠好距離又太遠,所以借了別人的鏡頭拍了幾張,過幾天在鞍馬山我才真正見識到鵜飼捕魚的的本事。


我們在桂川畔看到一個碑,上面寫著渡月橋下游是桂川,上游則叫保津川。


↓渡月橋


↓以渡月橋為界,上游的保津川。


在嵯峨野遊覽,大多數觀光客都是步行,可人力車在這裡也是挺受歡迎的,處處可見古銅色肌膚的男人,肌膚上閃爍著一滴滴汗水,奮力么喝著。


不過以日本的物價來說,人事成本不容小覷,所以這種享受就留給有錢人家吧。

過渡月橋後走沒幾步就到了天龍寺,到嵯峨野的觀光客幾乎不會錯過這裡,更何況這裡還有方丈室的雲龍圖和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曹源池。我比較想看遠近馳名的曹源池,所以一進天龍寺就直奔過去了。



在日本南北朝時期,南朝的後醍醐天皇在往生前心中對國事充滿憾恨,往生前留下這句話:「玉骨縱埋南山苔下,魂魄常望北闕之天。」其中的北山就是皇居所在的京都。室町幕府足利尊氏為了撫慰後醍醐天皇,以「怨親平等」的精神建立了天龍寺,在西元1345年落成,以夢窗疏石禪師為開山。



夢窗禪師是當時的國師,對幕府將軍有一定的影響力,當時皈依者無數,上自後醍醐天皇,還包括將軍足利尊氏和其弟直義,他也因此被稱為「七朝帝師」,京都一堆有名的寺廟都跟他有關係,曹源池的設計正是出自夢窗禪師之手。


天龍寺同時也是臨濟宗大本山,位居京都五山第一位,曹源池更是日本第一座被列特別史蹟、名勝的大型日本庭園,後來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天龍寺落成之始規模遠大於今,但隨著室町幕府的敗亡,加上先後八次毀於戰火,現在寺中建築見多為明治時代重建的結果,曹源池則是唯一倖免於難的。曹源池也是現存池泉迴遊式庭園中最早的遺構,除了池、島之外,配上池畔的的花木扶疏,入秋的滿山紅葉,遠處借景龜山、嵐山(註一),曹源池的庭園設計甚至影響了室町之後的枯山水庭園(註二)。


↓正值夏末,偶見樹梢的一點紅。


我很喜歡曹源池旁的這一條小徑,可惜被圈起禁止入內,如果能像前年在三四郎池那樣走近池畔,我大概會捨不得離開吧。


↓一滴之碑


據說夢窗禪師在修建庭園的時候發現一顆刻有「曹源一滴」的石頭,「曹源」之名點出天龍寺的宗風。據傳禪宗大師六祖慧能(註三)曾在中國廣東韶州府曹溪說法渡眾生,後人於是把「曹溪」代表六祖,而後中土把一切能傳承六組慧能「頓悟禪」者稱為「曹溪一滴」或「曹源一滴」,因此夢窗禪師把此池命為「曹源池」。

離開曹源池之後,我們直接衝去看飛雲觀音。


飛雲觀音的特別之處在於祂手中捧著的十字架,祈禱能夠護佑全世界的飛行員和飛行機具。據說觀音手中捧的十字架象徵超越佛教而護佑所有人類。

在後面則有紀念二戰石犧牲的神風特攻隊等日軍的慰靈地。對於過去的事情,我沒有太深的怨憤,我不是當事人,也沒有認識被迫害的人,對我來說,歷史就只是過去的交錯重疊,我們需要的是記憶而非仇恨。


天龍寺很大,以今天的行程來看我們跟本不可能仔細遊覽,所以之後我們就慢步走向出口,走著走著,走到靠近門口的荷花池,可惜已經錯過了盛開的季節,但夏末荷花池的綠映在陽光下還是一樣燦爛。


離開的時候照的,剛好照到走過來的警衛伯伯。XD


走出天龍寺後,在天龍寺旁的可愛地藏菩薩。


離開天龍寺後,下午的行程就是一路在嵯峨野漫遊。




註一:夢窗禪師在設計曹源池石,感於山嵐之美,便將山景納入庭園設計之中,故稱為借景。

註二:關於枯山水,請參考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9E%AF%E5%B1%B1%E6%B0%B4&variant=zh-tw

註三:六祖慧能,又作六祖惠能。
請參見http://www.greatchinese.com/buddha/buddha081.htm
http://www.minghui-school.org/school/article/2005/6/27/45375.html

參考書籍:
《禪味京都》,秦就著,法鼓文化,2007年初版。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