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1月08日21:23
在各國政府和企業紛紛採取措施應對全球變暖的時候﹐中國政府卻從中發掘出了巨大商機。在它的巧妙運作下﹐環境問題卻給中國帶來了大量財富﹐然而﹐中國的做法將對環境產生怎樣的影響目前還不得而知。

對全球氣溫日益升高的擔憂已促使許多發達國家採取措施﹐抑制二氧化碳及企業有可能排放的其他加劇溫室效應的氣體的排放量。這些發達國家企業能接受的方案之一是﹕為發展中國家的那些旨在降低污染物排放的項目提供資金﹐這些項目在發展中國家所需的投資比在發達國家要低。作為交換﹐發達國家企業將獲得“排放配額”﹐從而可以繼續排放溫室氣體。

這種配額所具備的“可交易”的特性催生出了一個方興未艾的“二氧化碳市場”。據該市場的重要參與者之一世界銀行(World Bank)估計﹐2006年前三個季度該市場的規模達到了215億美元﹐較2005年全年高出了一倍。而身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溫室氣體排放國的中國則成為西方投資者購買發展中國家“排放配額”的最大供應方﹐該國企業和政府稅收部門均從中獲益匪淺。

隨著二氧化碳市場的發展﹐一系列類似中國東部江蘇省的兩家企業參與的項目紛紛湧現。這兩家公司去年宣佈﹐到2012年﹐它們共將獲得由一家財團提供的10億美元資金。這個由私人企業及公共機構組成的財團中包括世界銀行、德國企業RWE AG、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 AG)及日本貿易公司三井物產(Mitsui & Co.)等。到2012年底﹐這一工程將減少約1.25億噸二氧化碳當量的三氟甲烷(HFC-23)氣體。科學家表示﹐三氟甲烷也是一種溫室氣體﹐但其所產生的溫室效應比同等數量的二氧化碳要強數千倍。這種氣體是生產常見制冷劑HCFC-22過程中的一個副產品。

據知情人士透露﹐每減排1噸二氧化碳當量的溫室氣體﹐西方買家將向中國企業支付約6歐元(合8美元)。由於西方企業在本土的減排成本要遠高於此﹐因此這對於他們而言的確是一樁劃算的買賣。不僅如此﹐它對中國企業來講也非常實惠﹐因為中國企業每減少1噸二氧化碳當量的有害氣體排放量所需實際成本還不足1美元。

張經儀是上面提到的一家江蘇企業的董事會秘書。他認為此交易的益處頗多﹐除能減輕二氧化碳排放壓力、從而降低對大氣層的破壞之外﹐還能讓公司從中獲得收入。他表示﹐公司尚未決定如何使用這筆二氧化碳交易收入﹐但將考慮用於對其他項目進行投資或是向股東派發股息。張經儀所在的這家企業是上海三愛富新材料有限公司(Shanghai 3F New Materials Co.)旗下生產制冷劑的子公司。

與此同時﹐為提升本國企業在新一輪海外投資中的獲利水平並使能源安全獲得最大程度的保障﹐中國政府也陸續採取了一系列新措施。這其中包括﹕僅允許由中方持有多數股權的公司開展涉及“排放配額”交易的項目。此外﹐市場人士指出﹐中國實際上給“排放配額”交易定出了最低價。同時﹐中國還對出售“排放配額”所得徵稅──這筆稅收將用於一個旨在發展清潔能源的基金。

尼拉杰•普拉賽德(Neeraj Prasad)是世界銀行負責協調東亞地區二氧化碳市場活動的工作人員﹐他同時也在協助中國官員制定碳交易稅收制度。他說﹐中國政府在這一問題上一直想在前面。他說﹐在制定中國的碳交易稅收制度時﹐中國官員曾問﹕我們應該徵多高的稅﹖

對於那些中國政府最希望鼓勵的、有助於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項目(如可再生能源技術應用項目)﹐政府將徵收2%的稅。而對那些西方買家最青睞的項目(如上述江蘇企業的三氟甲烷減排項目)﹐徵稅比例則高達65%。

投資者之所以更願意選擇三氟甲烷減排項目﹐原因不僅在於三氟甲烷較之二氧化碳的溫室效應更嚴重﹐而且﹐安裝三氟甲烷減排設備所花費的成本相對較低﹐從而使買家只需少量投資就能換得可觀的“排放配額”。同樣﹐對於三氟甲烷減排項目中的出售方來說﹐通過出售“排放配額”帶來的利潤往往要高於出售制冷劑所得。

這一現象引發了監管機構的擔憂﹐他們擔心﹐二氧化碳市場將誘使發展中國家的企業製造更大產量的制冷劑、進而產生更多的溫室氣體、然後減排﹐再將“排放配額”出售。這種被聯合國稱為“適得其反的措施”將帶來更多的問題﹐因為制冷劑本身既會威脅臭氧層﹐還會加劇全球變暖。

二氧化碳市場是否真地會促使企業製造出更多的三氟甲烷﹐這個問題的答案目前還不能肯定。隨著全球收入的不斷增長﹐制冷劑的需求也愈加旺盛。由於中國等多數發展中國家不受臭氧層保護公約的制約﹐因此﹐預計未來數十年內這些國家的三氟甲烷產量將會大幅增加。聯合國的一個參與二氧化碳市場管理的下屬機構的官員們正在研究這一問題﹐並計劃於5月份進行討論。

從另一角度來看﹐批評家擔心﹐三氟甲烷減排項目將使西方企業不再把投資於二氧化碳市場的資金用於發展該市場建立之初希望投資的那些項目﹐如燃氣發電及風力發電等清潔能源項目。

就連參與三氟甲烷交易的一些市場人士也表示﹐中國給“排放配額”設定最低價格的舉動使得它為開發清潔能源提供資金的難度變大了﹐因為這些項目通常需要一筆相對較大的啟動資金。氣候變化基金(Climate Change Capital)在華二氧化碳項目協調人保羅•波得納(Paul Bodnar)說﹐中國等發展中國家為“排放配額”設置實際最低價格的行為無異於“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因為這種做法挫傷了投資者投資清潔能源的積極性﹐而發展清潔能源正是當初建立二氧化碳市場的初衷。

中國政府官員未回應記者就這篇文章提出的問題。但他們提到了清潔能源基金﹐並表示﹐該基金的設立反映了中國為改善環境所作的努力。世界銀行的普拉賽德先生指出﹐未來幾年內該基金的規模有望達到10億美元左右。

中國政府在公開場合不願多談三氟甲烷減排項目。中國科技部(Ministr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全球環境辦公室副主任呂學都去年10月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中國政府希望提高能源效率、進一步開發可再生能源﹐以改善農村地區的貧困狀況。

Jeffrey Ball / John D. McKinnon / Shai Oster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