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歲的芭洛瑪住在巴黎的高級住宅,家境富裕,她知道自己的人生前景光明,她將會受相當程度的高等教育,她將會很有錢,她將會如魚缸裡的金魚一般,擁有看似光彩實際上卻是被囚禁的人生。

她預見了這樣的未來,所以決定
以自我了結的方式在跳入魚缸之前逃走,。

荷妮是芭洛瑪家樓下的門房,她沒受過幾年正規教育,外貌黯淡得可悲,年紀不小,也寡居數年了,外人眼中的她嚴肅、有禮但冷漠、愚昧、無趣、邋遢……她認為自己一輩子就是這樣了,便以他人看待她的形象來偽裝自己。

芭洛瑪年僅11,還沒邁入青春期,她出身自上流社會,家境富裕;荷妮出身貧苦,外貌貧乏,沒機會受高等教育,從小就幾乎註定將來會待在社會結構中下面的位置,現在的她已寡居數年,人生算是走了一半。但處境迥異的兩人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她們都聰明而不外顯,並且認為自己已將人生看得透徹。這時候,公寓裡某戶人家突然暴斃,新搬進來的住戶是一個神秘的日本富豪。


不管是電影或小說,都傳達出法國階級封閉的特質,也就是不同階級之間的「交流」幾乎是不存在的,儘管這種高級公寓裡同時存在上層階級和下層階級,每天見面,不時有接觸,但住戶和門房、幫傭、清掃人員幾乎是兩個社會的人,彼此不存在關聯。芭洛瑪知道自己未來的路就是一個上層階級的人生軌跡,荷妮則認定自己這輩子就是這樣了,一個出身低下的僕婦,不會有人多看她一眼,進而注意到她的與眾不同,所以甘於扮演刻板印象中的門房角色。

片中不斷出現的魚缸中的金魚是
芭洛瑪的自我暗示,她認為自己就像魚缸裡的金魚一般,看似光鮮亮麗,實則了無生趣,當她把金魚倒到馬桶裡,雖然是一時衝動之下的行為,但其實影射了她的心境是寧死也不願被困住的(可憐的金魚,這真的是錯誤示範)。然後她「發現了」荷妮(用「發現」是因為之前荷泥對她來說不過是個門房),荷妮的境遇雖然與芭洛瑪大相逕庭,但卻又彷彿是另一個芭洛瑪可預見的將來,相同之處在於:她們的人生都由她們的出生所決定,而且毫無轉機。

日本富豪小津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外來者,不只是因為他新遷入這間高級公寓,還因為他是一個日本人,來自一個與法國文化迥異的東方民族。公寓的每個住戶都對他印象深刻,包括
芭洛瑪和荷妮,小津神秘的東方氣質、有韻味的裝潢、有涵養的談吐,更重要的是,他並不會以侷限的眼光來看待她們,也可以說,他對待她們的態度是超乎年齡和階級的。

  
▲小津先生看起來真誠懇真有氣質,不愧是中年帥歐吉桑!


「幸福的人家彼此都很類似,可是不幸人家的苦難卻各不相同。」
《安娜.卡列妮娜》中的這一段話讓小津發現荷妮不只是一個普通的門房,一個其貌不揚的中年婦女其實藹藹內含光在自覺人生無味之際,終於等到一個能看透其本質而且只看內在的氣質帥歐吉桑!重點是,小津先生知道荷妮在意自己的身份和外表,他對她說:「我們可以做朋友,甚至是所有我們想做的。」

吼~小津大叔這句話真讓人想入非非>////<


這段話並不意味荷妮將會成為中年版的灰姑娘,而是讓她肯定自己的價值,畢竟劃地自限的人生是不會有任何樂趣的。
芭洛瑪則透過荷妮的轉變發現生命的出路,就像那條被她衝進馬桶的金魚,本應必死無疑,最後竟然在荷妮家發現。

劇情的主軸明確,精簡不拖泥帶水,書中關於文化衝擊的笑點都有入鏡,讓我對原著很感興趣,於是就買了小說來看,結果相當後悔,書裡充斥著
沒有半點必要的吊書袋,說理過多而龐雜,淺入淺出,很多看似為了炫耀而放入的名詞,大幅刪除根本是剛剛好,更別說裡頭崇日情節滿溢,連床前檯燈的數量都可以拿來當作崇拜的理由,真是令人無言到了極點,說穿了,脫掉法國哲學家的外衣,作者不過就是個哈.日.族.。

看完小說後,我不禁覺得本片改編得巧奪天工,讓被寫爛的好故事更上一層樓。





--
後記之一:

某種程度上,片中
荷妮和小津的發展真的十足言小,不過是中年版本,還好最後沒有婚禮,不然我會中場走人。。

後記之二:

這片是舊長春還沒倒的時候在長春看的耶,好懷念有親切阿姨的長春戲院……。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