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浪》(The Last Wave)是澳洲導演Peter Weir的成名作之一,拍攝於1977年,他同時是《綠卡》、《證人》、《楚門的世界》等知名電影的導演,想當初我一看到《楚門的世界》大導演的奠基之作,連劇情簡介都沒細看就決定買票了,甚至把《終浪》列為片單中最值得期待的一部,我當下萬萬沒想到,我竟然會被激怒,還愈看愈火大。= =

《終浪》(The Last Wave),顧名思義,就是最後的海浪,還帶有終結之意,指的就是毀天滅地的大海嘯,照常理推想,末日將近,自然會有不少預兆。包括天降冰雹、無止息的暴雨……等等,喔,還有啦,就是一起都市原住民的兇殺案件。

白人拍的電影,主角當然也是個白人,還是個小資產階級,專幫有錢人處理稅務問題的律師David Burton,平常只幫有錢人打官司的David這次卻意外介入這個原住民兇殺案件,此案表面上看來只是平常的酒醉誤殺案件,原住民被殖民者搞成下層階級,喝酒鬧事也是很稀鬆平常的事,但主角當然一定要發現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嘛!搞了半天,原來澳洲首都雪梨竟然存在著傳說中的原住民部落耶!主角真不愧是主角,主角威能有夠強,他不只發現了真相,而且他竟然還是……。

David他發現這個看似一般的兇殺案其實是部落中「對違反部落紀律者的懲罰」事件,而根據澳洲舊有判例,曾經有一個類似的案例,最後兇嫌被判無罪,因為澳洲(殖民者的)法律不應凌駕於(原住民)部落法律之上,若確實為原住民部落社會內部的犯罪事件,理應交付部落自行裁判發落。

當David的妻子知道這個事件之後說:「我是殖民者的第三(四)代,我從來沒有看過任何原住民。」之後David翻閱妻子一本關於原住民介紹的書,導演還刻意拍攝幾張原住民於都市淪為貧民,生活窮困潦倒的照片。從David與妻子的一段對話,可看出導演試圖點出澳洲社會中,殖民者與原住民的矛盾與張力,看到這個地方為止,都滿好看的,從開頭的冰雹、暴雨、漏水、夢境……,懸疑、魔幻、驚悚、人道關懷,該有的都有。

但後來的發展就開始讓我受不了了!一個處理原住民案件的老手(也是David的同事)的判斷是,首先,長久以來的研究都指出,澳洲原住民部落只存在於少數偏遠地區,且屈指可數,就算真的是部落,也要他們願意配合改證詞,提供證據才行。其次,這些原住民立刻自首認罪,判刑會最輕。

但David認為他發現了一個大秘密(這是部落啊!),只要從那個判例的方向著手就可以救人,一付「聽我的就可以救他(你)們!」的高姿態來面對資深同事與這些原住民,殊不知他不過是以白人殖民者的價值觀強加在原住民的身上!對部落來說,「部落的存在」是至關緊要的秘密,即使代價是坐牢,他們也不願讓任何外面的人發現!但David先生卻一付「你們都不瞭解我的苦心」的委屈模樣,實在有夠噁心,如果真的要觀照被殖民者欺凌的澳洲原住民,為什麼要逼迫他們做違反他們價值的事情?為什麼要強迫他們接受你的價值、你的作法?

後來更扯的發展是,澳洲殖民外來者白人第X代的David先生,竟是隱藏在都市的澳洲原住民部落的The One,命定之人,傳說中的聖物,有沒有那麼巧啊?!誰來告訴我為什麼一個秘密的原住民部落的重要事物竟然會是一個白人?!而且還是強迫別人接受你的觀念的死白人!這不是種族中心主義又是什麼?(即使他自以為不是= =)

雖然導演似乎有意觀照澳洲原住民議題,但這部電影隱含在背後的白人殖民者自以為人道寬厚、自以為使命必達的意識形態,真他媽讓我想吐!後來我想到本片最讓我激賞的一句台詞,David的資深同事最後受不了跟他翻臉,他說:「你這種中產階級的溫情主義真是讓人作嘔!

這句話實在講得太好了!深得我心!這句台詞,也是導演對自己的評價嗎?不愧是《楚門的世界》大導演Peter Weir!真是好一個自我辯證!!!



--
我好久沒這麼酸了...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jhsu
  • 哪有酸?明明罵得很狠阿XD
    而且寫的比說的還生氣~
  • 有嗎?那是我說得太保留?
    罵完超爽 科科

    weitzern 於 2009/07/05 20: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