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http://chinese.wsj.com/big5/20070619/chw134522.asp?source=email

2007年06月19日13:46

今年3月﹐18歲的李耀楷從中國河南省的一個小山村出發﹐前往省會鄭州尋找工作。但他卻被拐騙到一個“黑磚窯”。

在李耀楷在鄭州火車站下車後不久﹐一位中年男子就出現在他的面前﹐問他願不願意作份工。當李耀楷跟著這名男子走出車站﹐突然兩名男子從隱蔽處跳出來﹐抓住他﹐把他塞到了一輛白色小麵包車內。

“我大聲呼救﹐但是沒有人聽到我的聲音。”李耀楷回憶道。

第二天早上﹐他被扔到一個偏僻的磚窯。在他被解救之前﹐他每天都要被迫勞動至少17個小時﹐在數只狼狗的看守和揮舞著鋼管的打手的威脅下搬運磚塊。

在山西磚窯中尋找失蹤孩子的家長李耀楷是數百名被中國媒體稱為“奴工”的一員。目前﹐中國正在31個省份全面排查磚廠和煤窯的非法用工、使用童工等違法行為。“奴工”群體多為兒童和殘障人士。李耀楷所工作的磚窯成為了這一醜聞的焦點。據官方稱﹐警察在對這些“黑磚廠”、“黑煤礦”進行搜查時﹐從惡劣的工作生活環境中共解救了500多名工人。

對這些工人所遭受虐待以及當地政府官員包庇行為的曝光﹐使這一事件演變成一個全國性醜聞。如今中國人對社會及經濟發展的認識日益清醒﹐這一事件也體現了中國人以及當地媒體向政府領導施加壓力的意願及能力。

李耀楷的父親李潤梓說﹐最後政府不得不對此給予關注﹐去尋找我們的孩子。

李耀楷於上週返回家中﹐他的雙手因從磚窯中搬運灼熱的磚塊而被燙傷﹐身上還有很多蝨子。身穿一件橙色大T恤衫的李耀楷在父母家中接受採訪時說:“現在我只想睡覺。”

李耀楷的遭遇使他成為此次“奴工”風暴的焦點。他所講述的很多內容都可以在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Xinhua)以及《人民日報》(People's Daily)的報導中得以證實。

上述兩家媒體先後報導了令李耀楷及其他30名工人備受折磨的這家磚廠﹐據報導﹐這家磚廠所佔用的土地為當地的一個村支部書記所有。他們還報導稱﹐管理磚窯的這位村支部書記的兒子及其他幾人已經被逮捕﹐週一晚些時候的報導說﹐這位村支部書記已被開除黨籍。據新華社的報導﹐去年11月﹐一位被迫在磚廠勞動的智障人士被毆打致死﹐之後被草草掩埋。

5月27日﹐中國警方從黑磚窯中解救出一名受傷奴工警方對李耀楷所在磚廠採取行動之後﹐中國開始對數百家磚廠和煤礦進行清查行動。而像李耀楷的父親及其他被誘拐兒童的家長所發動的“草根運動”正是這些行動的主要推動力量。今年5月末﹐一則關於被拐賣工人的報導在河南省鄭州市的一家電視台多次播放﹐其中包括現場拍攝的一家“黑磚窯”的情況。這個報導似乎是此後一系列事件的導火索。

這個報導出現之後﹐失蹤兒童的父母聚集在電視台辦公室附近﹐他們相互打探消息﹐開始共同努力尋找自己的孩子。最後大約數百人集體前往山西省﹐到各家煤窯尋找失蹤的孩子﹐後來促使警方採取行動。

這個行動延伸到互聯網﹐媒體也因此大聲疾呼﹐要求政府解決這個長期以來被忽視的問題。據新華社報導﹐迄今為止﹐在河南省及山西省共有168名涉案人員被逮捕。一些被解救的工人在這種奴隸般環境下工作了數年。

一些權益人士表示﹐隨著1.2億多人口離開農村前往遙遠陌生的大城市尋找工作﹐被強制勞動的現象在過去的十年中已成為在中國廣泛存在的一個問題。而這一事件的曝光可能會成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中國國際形像的一個污點。

美國國務院(State Department)上週發表了關於人口販賣及強制勞動的年度報告﹐據報告估計﹐每年至少有1萬至2萬人成為人口販賣的受害者。中國仍在美國國務院的“觀察名單”上榜上有名﹐這個報告稱﹐原因之一在於中國上下沒有“共同努力來調查和懲罰那些與販賣人口不法分子勾結的政府官員。”

中國政府的一些媒體上充滿了衣衫襤褸、遍體鱗傷的“奴工”的照片﹐以及他們悲慘遭遇的詳盡報導。這也再次激發了大眾對那些從中漁利的當地腐敗官員的聲討及憤怒。

關於強制勞動的證據在中國各地都可以看到﹐一家國營媒體報導稱﹐中國河北省的一家由當地縣委書記運營的磚窯僱傭了很多智障和殘疾人﹐而位於南部的廣東省的一家磚窯也有類似情況。

那些人販子往往以良好的報酬為誘餌來誘拐或欺騙務工人員﹐他們的主要目標是年輕人及殘疾人﹐因為他們最不容易逃跑。此外﹐中國龐大的外出務工家庭往往在很長時間之後才會發現他們的家人失蹤了﹐而且他們也沒有任何有效的途徑去尋找失蹤的親人。

李潤梓和他的妻子這個尋找失蹤孩子的小組共有六個家庭組成。到目前為止﹐只有他們找到了自己的孩子。李潤梓說﹐我覺得這種情況很普遍。希望能夠徹底解決問題﹐找到所有失蹤的孩子。

但許多人仍在等待。和李潤梓一個小組的劉韻琪(音)來自鄰村﹐是一個失聰男孩的母親﹐失蹤已有幾個月的兒子目前仍下落不明。

劉韻琪拿著自己失蹤兒子的照片李耀楷的悲慘遭遇開始於他從鄭州火車站走下火車那一刻﹐鄭州火車站每天的客流接近15萬人﹐是人販子重要的活動場所。

去年中國中央電視台曾有過一則與這個火車站有關的報導﹐當時一個女人販子在接受採訪時稱﹐她販賣人口一年能掙幾十萬元。她說﹐在她販賣的人口中﹐有30%是殘疾人。

李耀楷說﹐人販子綁架了他之後﹐就把他關進了一個窗戶被釘上鐵條的小屋。很快﹐屋子裡又增加了4名被綁架者:一個17歲的男孩﹐一個22歲的四川青年﹐還有兩個50多歲的男人。

這五人被押進一輛麵包車中﹐不許出聲﹐兩個拿鐵棍的人看管著他們。這輛車整夜都在行駛﹐第二天一早﹐他們被送到了磚窯。

身高1米7、當時體重50公斤左右的李耀楷被喝令立刻參加勞動﹐用一輛簡陋的小車運送磚塊。他被禁止和其他工人說話﹐因此他最初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山西省的一個偏僻鄉村﹐離他的老家河南省約有500公里。

李耀楷的父親稱﹐當初不知道孩子遇到了麻煩。他說﹐孩子當時離開家時還興致很高﹐想到外面掙些錢﹐長長見識。

但他說﹐當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孩子杳無音信﹐他就越來越感到擔心了。去年這個村的另一個男孩被綁架到了山西的磚窯﹐但幾天後設法逃了出來。他開始擔心他的孩子是否也被綁架了。

與此同時﹐另一些在鄭州火車站失蹤的孩子的父母5月初將此事透露給了河南電視台的記者。5月19日﹐河南電視台播出了第一篇有關兒童被販賣到山西磚窯的報導。

次日﹐李潤梓看到這條消息後﹐就打電話給電視台﹐希望獲得更多的信息。據電視台稱﹐有1,000多個家庭給他們打電話。很多父母組織起來﹐到有關部門要求採取行動。但有關部門的反應最初相當冷淡。警察進行了失蹤人口登記﹐並建議李潤梓和其他父母自行尋找。李潤梓說﹐我感到非常不滿和失望。

在中國﹐許多非法經營的企業中都有政府官員的經濟利益。據《人民日報》的報導﹐李耀楷勞動的磚窯就是所在村的村支部書記成立的﹐由他的兒子管理。李耀楷說﹐有一次他看到政府官員來磚窯向包工頭收取賄賂。

李耀楷說﹐他盡可能不激怒監工。他說﹐我很賣力地工作。他們讓我做什麼﹐我都聽從。他完全靠饅頭、麵條和水維持生存。所有31個工人都睡在一間廠房的地板上﹐大門被從外面反鎖。他說﹐由於過於疲勞導致工作速度下降﹐他為此被毆打過兩次。

被解救出來的奴工們李耀楷說﹐我一直在想法逃走。但他清楚這樣做非常冒險。曾有一個男孩試圖逃走﹐結果被抓了回來﹐受到毒打。李耀楷說﹐他們用鐵棍打斷了這個孩子的腿。五月時﹐李潤梓決定自己尋找他的孩子。他用了幾週的時間到河南和山西的煤窯尋找﹐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有數百名兒童和成人被迫在磚窯中勞動。

來自河南省的許多父母也開始作著同樣的努力﹐並將他們發現的情況通報給警方和媒體。今年6月初﹐一封有400個父親簽名的信被登在了網上﹐要求政府採取行動。所有這些努力看來最終迫使警方採取了行動。

警察在5月27日突擊搜查了李耀楷所在的磚窯﹐將他解救出來。但即使是那些有幸被解救出來的孩子﹐他們可能也受到了深深的傷害。李耀楷的母親張玉芹說﹐他回來了﹐我感到很高興﹔但他現在一言不發﹐這又讓我很難過。他過去是一個非常活潑的孩子﹐我們現在不會再讓他到任何地方打工了。

週末期間﹐政府宣傳部門的官員想方設法控制媒體的報導。網站被下令停止對這件事的討論。但中國媒體的報導熱潮一直沒有減弱。在中國﹐所有的媒體最終都是由國家控制。

在李耀楷講述他充當苦力的經歷時﹐另一位失聰孩子的母親劉韻琪抱著雙臂坐在一邊。她的兒子程曉鵬(音)是在2月末和同學到鄭州旅遊時被綁架的。他的朋友說﹐兩個大人在火車站抓住他﹐把他拖走了。

為了尋找孩子﹐劉韻琪走遍了山西。有一對父母說﹐他們在一處煤礦看到了一個長得像程曉鵬的失聰男孩﹐劉韻琪趕到那裡時﹐卻發現孩子已經被送到了另一處煤礦。

劉韻琪在談到她的兒子時說﹐他一定受了很多苦。去年﹐他曾由於腎病住院治療了幾個月﹐她擔心孩子的病會再度發作﹐因為他身上沒有帶藥。

“這些人毫無人性。他什麼也聽不到。”劉韻琪啜泣著說﹐“請幫我找到我的兒子吧。”

Gordon Fairclough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