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335_2809021112066_1454857450_32800201_1659622959_o.jpg  
▲這是一群被佔地的阿公阿嬤自行集資,在蘋果日報刊登的廣告。

2011年1212,在土地徵收條例修改案三讀通過的前一天,凱達格蘭大道上,離總統府只有幾百公尺的地方搭了一個小舞台,幾百位農民和同樣面臨土地被政府強制徵收的民眾聚集在此,他們來自台灣各地,控訴政府罔顧他們的生存權,硬生生奪走他們的家園。

多年來,台灣的土地徵收條例容許政府以「公益事業」之名,在法律的保護下強行從人民的手中把土地奪走,而政府強徵的力道在近幾年大幅增加,於是,在一連串的抗爭之下,政府同意修法,但內政部提出的修正版本卻仍把「公益性」和「必須性」的話語權牢牢掌控,這個版本無視農民的訴求納入「公益性」與「必要性」評估,在徵收賠償上,所謂的照市價徵收,其標準更是由身為徵收單位的地方政府自行訂定。

所以農民們在寒風中,齊聚凱道做最後一搏,看這些「民意代表
到底會不會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份應該要代表民意。可惜,看最後三讀通過的名單就知道,國民黨很惡劣,但民進黨亦只有少數委員堅持到最後。

那天晚上,看著站在凱道上的農民,再看向總統府周圍維持治安的警察,當人民必須在某種形式上對抗政府,就特別覺得國家機器的龐大,當農民高喊土地正義的時候,我不禁疑惑:台灣的土地正義,台灣的民主人權到底在哪裡?

我一直以為台灣政府和中國最大的差別在於:台灣政府相當保障人民的公民權,「強徵」這個字眼只會廣泛出現在中國的大眾輿論裡。但我看著一個接著一個,來自台灣各地的民眾上台控訴「他
/她的地被政府徵收了,不知道將來要怎麼辦?」明明身處台灣,卻彷彿時空錯置,好像回到數個月前我在四川做田野調查時,一個四川的老農無奈地告訴我:「政府要徵地就是要徵地,我們的地是被強徵的。」在中國的脈絡下,政府要徵地,人民沒有說不的餘地,他們能做的只有談賠償條件,公民權利遇上政府永遠只能妥協。

從這次的土徵法修改案看到:台灣的民主的確讓民眾保有言論和集會結社的自由,民眾可以走上街頭訴說不滿,我們認為抗爭就能衝撞體制。但實際上,當政府與財團並肩而行,國家機器無可撼動的那一部份,現在的台灣政府與威權國家並無二致。

去年中國學者于建嶸來台灣後曾表示,相對於中國層出不窮的徵地、拆遷事件,台灣政府相當保障公民的基本權利,而且台灣人民也都認為政府不會侵害自己的公民權。但當政府承諾要修法,提出的修正案卻無視民意,挾著這樣的土地徵收條例,慢慢地,將來有一天台灣人民將把政府徵地視為常態,就像現在的中國,我們無可奈何,慢慢地,可能我們會突然發現台灣政府跟對岸的差距其實根本沒那麼大。

台灣政府的「再中國化」讓兩岸的差距拉近,不再有距離。



--
延伸閱讀:

1212土地徵收法修法全日抗爭—鐵血徵收交表決、農民泣訴無人憐
http://blog.yam.com/munch/article/45391172

土徵條例過關 【切八段】懶人包
http://blog.chinatimes.com/dander/archive/2011/12/14/1079386.html

公視報導

 

--
這是前陣子寫的,擺了一陣子,就當作2012年開春第一篇吧。現在資訊更新的速度愈來愈快,很多議題就像明日黃花,熱潮過了,就漸漸被遺忘。希望新的一年,這種被中國化的感受可以愈來愈淡。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