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曾寫過關於J老師的趣事,雖然續篇直接鳥掉,但最近想到另一位老師的趣事。據說網路無遠弗屆,為了避免這篇被老師查到,以下全部匿名。

美琪師其實是位男老師,美琪只是他的綽號,我算是他的第一屆學生,所以美琪師這些年對我可說是照顧有佳,但他同時也是一位「有趣」的老師。以下是去年老師們帶我們到上海去時發生的事情。


之一:禿頭危機

出發當天在機場集合,我因為老媽的誤導遲到了,之後美琪師就一直唸我,每當集合的時候都會說一次「chen到了大家應該都到了」。

前兩次還好,但是到一天N次集合裡九次都會講,就真的很煩了。

第二天晚上,我們從餐廳離開時下起小雨,大家都撐起傘,但美琪師沒有,我就問:「老師,你不撐傘喔?」

美琪師說:「我不用,我有戴帽子。」

接著我說:「老師你不怕禿頭嗎?

因為美琪師的頭髮有日益稀疏的趨勢,所以我似乎刺傷了美琪師易碎的心,

他沉默了一下說:「你記得不要遲到。」然後就默默離開了......

接下來幾天,他唸我的頻率迅速從10次集合唸9次降到2-3次


~( ̄▽ ̄)~(_△_)~( ̄▽ ̄)~(_△_)~( ̄▽ ̄)~



之二:龜毛


到田野之行的最後幾天,有人提議晚上去吃麻辣鍋,問了三位統領(老師)的結果,只有美琪師一個人龜毛說不要吃辣。

他說:「我們在外旅行要小心身體,儘量避免吃辣。」

結果我們進了一家湖北(南?)餐廳,老師和學生分成樓上樓下兩桌,沒想到前兩道菜就辣到我快飆淚,同學還特地跑去跟服務員說我們「南方人」(台灣之於上上海算是南方了)不習慣吃那麼辣。

晚餐結束後我心想,美琪師心中不知作何感想,畢竟是他說不吃辣的,我心中存著「美琪師的反應一定很好笑」的心理跑去問他。

沒想到美琪師說:「還好阿,我們這桌不辣。」

「什麼?我們吃的超辣的!」

「喔,是我叫他們弄辣一點的。」

「厚!原來是老師吩咐的...」

心中的OS:「可惡,被美琪師擺了一道,害我辣到快哭出來,阿你一開始還說出外旅行不要吃太辣......?」



之三:信譽


住旅館的時候,都是由老師先刷卡付帳,那天早上由W統領刷卡,W統領還在櫃台結帳時,美琪師正好走過去說:「W老師,我也可以刷。怕你刷爆。」

W統領說:「沒關係,不用,我的信譽很好。」

美琪師沉默了一下之後說:「我剛剛想歪了。」

信譽?……性慾?我在旁邊只有囧一個字可以形容。


之四:體虛


美琪師到大陸的第二天就感冒了,之後聲音超啞,還一直咳嗽。

最後幾天的某一天早上,美琪師說:「我們每年的田野都是10月11月,剛好是容易感冒的季節,每年都有幾個人在大陸或回台灣之後感冒,大家要多保重身體。」

我心想:「老師你就是第一個感冒的,還把病毒傳染給學生,難怪吃東西那麼講究,但下雨又不撐傘.......是怎樣?」


之五;逐字稿(續上篇)


回來後,因為大家都要負責整理逐字稿,我替美琪師成了全班眾矢之的,好幾位同學一看到我就開始跟我抱怨美琪師的咳嗽聲。


呴,你老闆啦,咳嗽很大聲,我都聽不到受訪者在講什麼!

欸,你老闆幹嘛每次一發言都要說:『不好意思,因為我今天感冒,聲音不太好聽……』這不重要阿,沒人在意阿!

欸!你老闆幹嘛附和聲那麼大,把受訪者的聲音都蓋過去了啦


於是,我在吃飯時找機會跟他說:「老師,你明年去田野的時候一定要好好保重身體,千萬不要感冒!」(不知這時美琪師有沒有暗暗高興學生這麼關心他?)

頓了一下接著說:「我們班的一直跟我抱怨打逐字稿都是老師的咳嗽聲。


我忘了美琪師當下的反應,但之後他老是記得我說他身體差,動不動就在上課的時候說:「我記得chen常常說我身體很差,其實我只是過敏。」

(os:過敏明明是我的台詞)

前兩週美琪師感冒,上課時又開始了一樣的開場白:「各位同學,不好意思我感冒了,聲音不太好聽……欸,chen看起來好像很幸災樂禍的樣子。

os:冤枉阿老師,是你自己心裡有鬼吧。)


--
請期待下篇「遇飄」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