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林裡,劇烈的喘息,槍聲,尖叫,奔跑的腳踏在泥濘的地上。
有人倒下,有人繼續奔向未知的前方,赴死。

他們嘗試革命,卻以失敗告終,
軍方大規模掃蕩異議分子,失去同志等於失去反抗的武器。

突然,那個狂人象徵性地妥協,
軍政府宣佈戒嚴,
他表示這段時間內軍方不准擾民犯事,
並要求人民放棄革命。

哈里與年邁的母親住在貧民區的公寓裡,
因為怕革命份子聚集滋事,
這裡也有軍方的眼線和士兵派駐。
哈里被分配到的工作是到樓上軍方佔據的辦公室清掃,
他算不上是軍方的人,連邊都搭不上。

這一天,他出門工作前,
年邁的母親再三叮嚀囑咐:
「不要跟軍方有所牽扯,更千萬不要得罪他們。」

哈里到辦公室清掃,裡頭空無一人,
他心想:「不用碰到他們也好。」
撢了撢灰塵,今天的工作似乎可以結束了。

此時,哈里卻隱約聽見了什麼,
仔細一聽,聲音是從窗外傳來的,
他站在窗口四處張望,
卻聽到他不該聽到的事情正在發生。

在隔壁房間,數名軍人正在輪暴一個少女,
那個聲音正是從少女被摀住的嘴裡溢出來的。

原來,這竟是辦公室裡沒人的理由?


哈里心知絕不能讓軍方知道他在這裡,但又該怎麼逃呢?
不可能沒人見他進了這個房間,何況四處都是軍方的眼線。

他匆匆離開房間,回到家裏,
隨即跟母親說:「我想我遇上麻煩了。」
不及跟母親解釋,他進入另一個小房間,
這個房間是佛堂,供桌上沒有供品沒有佛像。

他虔誠地跪下,耳邊聽到破門而入的聲音和母親的吶喊,
只希望他們能看在神明的份上,施捨他們殘存的憐憫。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