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巴爾Bohumil Hrabal(1914-1997)出生於捷克,49歲才出第一本小說,擁有法學博士學位,先後從事過倉庫管理員、鐵路工人、列車調度員、廢紙收購站打包工等十多種不同的工作。因此筆下描繪的也多半都是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小人物。《沒能準時離站的列車》曾被改編成電影《嚴密監視的列車》,獲得1967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我之前沒有看過赫拉巴爾的小說,一直到《沒能準時離站的列車》的出版,文宣上大大寫著「被米蘭昆德拉譽為我們這個時代最了不起的作家」,雖然我也沒有特別喜歡米蘭昆德拉的書,但是聽到一個赫赫有名的作家這樣誇讚另一位作家,總是會讓人感到好奇的。

1945年,二次大戰的尾聲,在靠近布拉格的這個小鎮的領空雖然已經不受德軍掌控,但仍未完全脫離戰爭的陰影,米洛什是一位年輕的車站實習生,書名的由來便來自於米洛什的觀察,因為在那個時代,火車根本無法準時進站,當然總時沒能準時離站。米洛什有一個像唐吉訶德似的祖父和一個年紀輕輕就開始領退休金的蒐集狂父親,他的生活平淡卻時時籠罩在陰影裡,但即使是在1945年,緊鄰德國的捷克仍然在納粹的整編之中……。

透過米洛什的眼睛,觀看那個平凡的小鎮在那個不平凡的時代裡,愛養鴿子的列車長、調戲女服務員的車站調度員胡比奇卡、迷上調度員的服務員……這些小人物的個性和生活種種在赫拉巴爾的筆下栩栩如生,恍如躍出紙上。

拿到這本書是因為參加了小說讀癮配合《我曾伺候過英國國王》的上映所舉辦的活動,照規定我應該在6/4之前寫好這篇,結果現在電影都下檔了我才寫出來,實在很對不起大塊文化。

老實說,甫看完這本書的時候,我的腦中一片空白,因為有交稿的壓力,所以我試著用google搜尋到一些關於本書的文章,不外是詼諧幽默讓人會心一笑諸如此類的評語……,一個人在心中沒有任何想法的時候最容易受他人的影響,而我最討厭的就是這樣,所以即使無法跳出他人的框架,在我還沒有想法之前,我就是無法動筆,因為對我來說,這本書所呈現出來的東西不只是那個樣子。it's more than that.

薄薄的一本小說,從一開始的平淡詼諧到中間的抑鬱到最後的堅毅行動,尤其當米洛什跟德國軍人同歸於盡的時候,幾乎讓人喘不過氣,人類的適應力真的很強,講難聽一點,就跟蟑螂一樣,怎麼打都打不完。即使被戰爭的陰影籠罩,大部分的人都還是能堅強的活下來,但這不代表他們真的如他們所表現的如此輕鬆不在乎。

二戰時期,捷克可以說是第一個被德國直接控制的國家,捷克的人民並不是沒有自覺,但這是一個「不得不」的現實,即使嘗試著壓抑地輕鬆面對,爆發的時刻終有到來的一天,所以有了米洛什和胡比奇卡最後的行動。「萬惡的納粹」是一個錯誤的形容詞加名詞,人畢竟不得不服從於集體和結構的,所以米洛什和德國軍人最後的決鬥會如此讓人心酸。


最後的那一班列車,終究無法抵達下一站。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