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5 Fri 2007 16:24
  • masked


昨天突然想起雪狼湖的《只要為你活一天》,
沒有理由,沒有隱喻或暗示,就是這樣想起這齣我當初評價普通的舞台劇。

可是音樂傳來的時候卻讓我一陣戰慄。

有時候所謂音樂的穿透力,並不是音樂本身的感染力,
而是聆聽者當下產生的共鳴,共鳴、記憶和音樂三者會被同時記錄下來。
任一的開關被觸動,所有的東西都會如潮水湧來。

微涼的晚風、藍色的樹、閃爍的霓虹,當時的沈潛,總是期待著什麼的到來。
「下一刻總會是美好的吧。」這是我抱持的想法。

如今,面對著不同的人說著不同的謊言,
在不同的人面前扮演著不同的樣子,不因為麻木而沒有掙扎。

身心俱疲。


我想,誠實確實就是我的本質。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doodod
  • 嗚嗚雪狼湖(伸)
  • weitzern
  • 你又不帶隨身碟來,怪誰?
  • doodod
  • 嗚嗚嗚隨身碟(大哭)
  • doodod
  • 嗚嗚嗚隨身碟(大哭)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