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突然來看我,不知何故,他聽說了我的病。

我只覺得感傷。

他遞給我一本書,一本厚厚的書。

我跟他一起走到天橋。


距離我上次出門有多久的光景?

雖然我已幾乎足不出戶了,看到被改建的天橋還是一陣呆扼。

上行的樓梯還是一樣的,可我走得吃力,幾乎要費盡所有的力氣。

走到一半他遇到年輕的女性長輩,停下來寒喧,

儘管如此,我還是幾乎無法再往上跨一階。


好不容易走到頂部,卻發現往前還有更陡峭的階梯,

而且最後一階幾乎是垂直,必須要攀爬才得以越過的!

我往左邊看,天橋方方的四個角改建成以樓梯呈對角線的方式連結,

接近金字塔的形狀,即使是繞路,在樓梯的坡度較為緩和的情況下,

面對我抬不起來的腿和膝蓋,我也別無選擇。


可惜。

我還是走不到。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