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來源:http://chinese.wsj.com/big5/20061003/chw073749.asp

2006年10月03日07:34

按通行的指標衡量﹐中國經濟正在以超過10%的增速飛速發展。但中國政府發佈的一份非同尋常的報告顯示﹐雖然中國經濟在高速增長﹐但可能並不象看起來那麼驚人。

上個月﹐中國政府發表了為期兩年的“綠色國民經濟核算”研究結果。研究顯示中國廣泛的污染問題正在無形中危害中國長期的經濟增長。研究結果表明﹐2004年全國因環境污染造成的經濟損失為640億美元﹐佔當年GDP的3%。報告稱﹐如果考慮污染成本的話﹐2004年中國的“真實”增長率接近7%﹐而不是10%左右。

所謂的綠色GDP數據是中國政府旨在量化污染對經濟影響的長期項目的一個組成部分﹐可能標志著將粗放型增長視為社會穩定重心這一體制的戰略性轉變。

國家環境保護總局(Stat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dministration)和國家統計局(State Statistics Bureau)聯合發佈的這份報告受到了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的大力推動。潘岳一直積極努力推進環保問題成為國家的首要議事日程。綠色GDP概念已經被國家主席胡錦濤等高層領導人所採納。胡錦濤一直將可持續發展作為今年講話的中心議題。

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同時﹐也面臨著因此而產生的大範圍空氣和水污染以及酸雨等環境惡化問題﹐與此相關的成本也在日益增加。中國央行的研究機構上週五表示﹐預計中國經濟今年將增長10.5%﹐高於2005年的10.2%﹐2007年上半年預計將達到9.5%。

中國環境規劃院(Chinese Academy on Environmental Planning)估計﹐在中國13億人口中﹐每年有40多萬人因與空氣污染相關的疾病而死亡。另外﹐約有3億人難以獲得清潔的飲用水﹐工廠導致的水源污染是這種狀況的原因之一。中央政府承諾投資1,250億美元解決這個問題。

國家環保總局官員賈峰在接受中國當地新聞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國不能重蹈“先污染後治理”的覆轍。他警告說﹐承載經濟發展的生態系統將會崩潰。

綠色GDP是環保經濟學的一個新興領域﹐旨在將嚴格的企業核算方法應用到環境問題中。“綠色經濟學家們”認為﹐GDP這種衡量經濟增長的典型方法過於粗放﹐無法衡量經濟的總體健康程度。儘管他們的工作仍存在爭議﹐但卻吸引了世界銀行(World Bank)、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和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等組織越來越濃厚的興趣。

儘管GDP衡量了一個國家每年生產的商品和服務的市場價值﹐但卻忽視了一個事實:某個國家可能採用污染或耗儘自然資源這種無法持續發展的方式推動經濟增長。實際上﹐通常計算GDP的方法使破壞環境看上去似乎對經濟有利。如果一個行業在其生產過程中產生了污染﹐政府又投入了資金來消除這些污染的影響﹐這兩種活動都會提高GDP數據。中國政府在發佈的報告中估計﹐如果要全部處理2004年排放到空氣、水和土壤中的污染物﹐需要一次性直接投資約1,360億美元﹐這個數字接近當年GDP的7%。

環境經濟學家們希望﹐對環境問題的可靠經濟分析能引起更多人對保護環境的重視。綠色GDP的基本概念是從GDP中減去與環境惡化的相關成本。哈佛大學企業及政府學教授、該校環境-經濟學項目負責人羅伯特•斯塔文斯(Robert Stavins)說﹐如果一個國家是以高能耗以及耗儘自然資源的方式來實現增長﹐那麼這應該反映在可能成為該國長期福利指標的國民收入帳戶中。

斯塔文斯說﹐這並不是左翼的古怪經濟學分支。這是針對環境保護領域一些富有挑戰性的重要社會問題的嚴謹經濟學。

綠色GDP的概念和計算方法是經濟領域頗受爭議的熱點問題﹐甚至一些環境經濟學家認為其價值有限。比如﹐一些環保主義者批評中國的報告﹐稱其只考慮了污染的成本﹐並未考慮資源過度利用和開發的成本。潘岳曾表示﹐這份報告僅僅是中國計算綠色GDP舉措的開端。

許多經濟學家對把環境成本補充到GDP計算公式中不以為然。他們說﹐GDP本來衡量的就只是現金流量。他們稱﹐GDP中排除了許多其它方面﹐如家務和志願勞動對經濟的貢獻。部分經濟學家更看好所謂的“衛星賬戶”系統﹐這個可選的增長指標可同GDP相結合作為考慮未來前景的一種方式﹐但不會取代常規的GDP數據。

不過﹐中國以這種方式判斷環境問題具有重大意義。耶魯大學法學院(Yale Law School)環境法與政策教授丹尼爾•埃斯蒂(Daniel C. Esty)說﹐這種分析通常是由(非政府組織)或政府之外的批評人士完成。而中國政府是自己在做這件事情﹐並且已意識到忽視環境保護問題的經濟戰略會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

儘管綠色GDP的理念自上世紀70年代就形成了﹐西方國家的一些政府機構也一直探索以此作為修正經濟增長數據的一種方式﹐但中國的環境監管機構更進了一步﹐他們表示將用此類數據影響政策的制定﹐作為打擊排污企業承諾的一部分。在中國﹐地方官員的提拔一般是根據當地經濟發展速度來決定的。這促使地方官員為了工業快速發展而忽視環境影響的後果。現在﹐中國政府表示將用綠色GDP數據來對地方政府官員進行經濟績效考核。

實際上﹐要在中國做到這點可能並不容易﹐中央政府有關環境問題的意見常常難以在各地得到貫徹。中央政府的所有部門是否都支持潘岳的種種努力尚不清楚。國家環保總局是最弱小的政府部門之一﹐不少部門仍將經濟增長視為中國的首要目標。

公眾宣傳是潘岳的為數不多的武器之一。他認為能夠以此讓當地政府感到難堪﹐從而採取行動。他以非同尋常的坦率措辭談到了中國許多最為嚴重的污染發生的原因﹐其中包括腐敗的當地環保官員同污染企業沆瀣一氣。

時間將真實地考驗中國有關綠色GDP的承諾﹐明年就會初見端倪。如果國家環保總局能夠再度發表數據﹐或是將其加入到國家統計局編制的例行數據之中﹐那都將是環保主義者的重大勝利。

Jane Spencer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