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jpg

權藤是一間知名鞋廠的高級主管,公司兩大派系,一派故步自封跟不上時代,一派汲汲營利然忘卻初衷,權藤一路努力往上爬,擇善固執的他,不願站在其中任何一邊,面臨人事鬥爭,他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選擇傾家蕩產籌得千萬現金來奪取公司大權,貫徹自己的道路,但這時一通綁架電話讓他天人交戰。

被綁架的是家中司機的兒子,陰錯陽差,司機之子是代替自己的兒子被綁架的,狡詐的綁匪雖發現真相,仍堅持要權藤付天價般的贖金,否則司機之子只有死路一條,他要讓權藤選擇,付了贖金他將一無所有,失去幾十年奮鬥的心血,不付贖金雖保有財富,卻要一輩子背負殺人之名,面對世人的目光,終身被良心譴責。

故事的前半段聚焦在權藤面臨的抉擇,他憑著一股拼勁和執著爬到現在的位置,這筆錢可以把他的事業推向另一個高峰,如果沒有這筆錢,他將連現在擁有的一切都失去;對司機青木來說,贖金簡直是天價,開一輩子的車都還不起,他想求權藤付這筆贖金,又沒臉開口,但失去獨子的恐慌讓他下跪懇求。權藤是個好人,只是在面臨事業轉捩點的當口,遇上這起綁架事件,考驗他的良心,他幾乎就要違背良心了,最後還是寧願冒著失去所有的風險,付了贖金。


▼隱匿於宅邸的刑警目睹司機青木向權藤下跪
05.jpg

High-and-Low.jpeg
▲因為綁匪懷疑大白天權藤家為何窗簾拉起而被迫趴到桌子下面的刑警們。


警察可以確定的是,綁匪很聰明,他十分熟悉權藤家的情況,綁架案發生後,他在電話中透露他可以清楚看見權藤家的客廳,他就在附近,在沒有監視器和SNG的年代,這真的是唯一可能,而且他對權藤懷有強烈的恨意!

在權藤決定付贖金後進入後半段警察緝凶的過程。如果現在的警匪片(或以偷竊為主題的電影),在螢幕上展示的是現代科技的強大,回頭來看五十年前的警匪片則更能感覺到劇烈的科技落差,但這無礙於劇情的緊湊,尤其是交付贖金的過程。那個年代沒有手機,只能透過室內電話和公共電話聯絡,相機的解析度不說,光看到相機的體型,就讓人擔心它到底能派上多大用場?警察局內連冷氣都沒有,每一次偵查會議都看到滿頭大汗的刑警,沒有監視器、防盜系統、行車記錄器,沒有使用變聲器的勒贖電話,總是慢很多步的電話追蹤系統,以現在看來漏洞百出的綁架計畫,在那個年代卻是無跡可尋,只能土法煉鋼,以一步一腳印,秉持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的辦案方式,彷彿松本清張的推理小說,在幾乎不可能的情況下抽絲剝繭,抓著一絲線索,全力讓它成為破口來逮捕犯人。

E5A4A9E59BBDE381A8E59CB0E78D8404-d0f37.jpg

《天國與地獄》是黑澤明1963年的電影,電影的開始是在主角權藤家的客廳,富麗堂皇的權藤家座落在山頂,視野極好,尤其在刑警查案時,對照山腳下櫛比鱗次的殘破木造房屋和髒亂的環境,富與貧的強烈對比成了兇手犯案的動機,兇手正是住在山腳,日日仰望權藤家的人,諷刺的是,當他發現自己綁到窮人家的孩子的時候,他仍然逼迫權藤做選擇。

另一組對比是權藤和他的司機青木,權藤的兒子和司機青木的兒子玩在一起,雖然衣著有所不同,在孩子間看似是不存在貧富的隔閡,接到勒贖電話時,權藤原本以為被綁的是自己的兒子,他當下即決定要捨棄財富,毫不遲疑,但當他發現綁匪綁的是青木的孩子,他立刻拒絕交付贖金,權藤算計的一面知道:自己其實不需要為了別人的兒子放棄自己的財富;但他的良心譴責他:這個孩子是因為你才被綁架,他的生命掌握在你手中。財富在此時便是掌握人命的權力,財富異化進而控制了創造財富的人。青木的卑微在於他不擁有財富,他工作一輩子都賺不到這筆「左右權藤事業的工具」。

當權藤面臨抉擇,即使代價是失去他努力前半生獲得的財富,在生命面前,他毅然決然地放棄,也因此《天國與地獄》雖然是一部警匪片,
卻極富含人道主義精神。

只是,當兇手的面貌一點一點揭露,他的聰明與邪惡不斷被強調,這個貧窮醫生一手策劃了這起綁架案,他利用醫生的職位接近毒蟲,取得毒品,任意殺死眼前的絆腳石,讓人忍不住猜測他對權藤如此深沈的恨意究竟從何而來,不用像金田一裡的兇手,每個都目睹親人慘死,好歹也像半澤直樹,至少是為報父仇加倍奉還吧?我這樣猜想著。

04.jpg

因此,當兇手惡狠狠地瞪著權藤說:「我住的地方冬天很冷,夏天很熱,我日日望向你(那棟有空調)的豪宅,就像天國與地獄,忍不住愈來愈恨。」對,兇手真的很恨,難怪勒贖電話還刻意酸權藤說:「你的房子裡現在一定很涼爽吧。」看到這裡,我想起柯南,在柯南劇場版《通往天國的倒數計時》中,兇手畫家阿伯吐露他的動機是「死者蓋的樓擋住他畫富士山的視野」,我心中不禁浮起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所謂「鼻屎大的動機,汪洋般的恨意」,這一般是對柯南的評語吧,總覺得這個角色的塑造好像可以更有層次一點。

但也或許這種因生活差距引起的怨恨才是最真實的吧。



--
後記之一:

一篇文章寫兩個月,果然怠惰生灰塵。

後記之二:

highandlow-mihunetoshirou.jpg

電影一開始權藤和公司大老對桌上擺著多款時尚女鞋品頭論足,看到這群充滿陽剛氣質、跟女性時尚扯不上邊的商業鉅子(中年大叔)爭辯「哪種女鞋才是未來的潮流」,才開始五分鐘我就笑場了。XDD 


--
延伸閱讀


黑澤明《生之慾》個人與體制的對決
http://weitzern.pixnet.net/blog/post/41950372

黑澤明《夢》(Dreams)
http://weitzern.pixnet.net/blog/post/21556046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