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_20101107113309813.jpg Cold Fish.jpg
實在有點懶的再介紹一次園子溫,因為這篇(請點它)裡才剛寫過小回顧,總之這個日本導演是個怪咖,他可以拍溫馨小品、Kuso喜劇、B級恐怖片,不過他最為人知的還是詭譎血腥劇情片,像是《自殺俱樂部》、《紀子.出租中》、《奇異人生馬戲團》,還有接下來要寫的《死魚》《死魚》的日文原名是《冷たい熱帯魚》,比起來,台灣翻成《死魚》還不如對岸直譯的《冰冷熱帶魚》,雖然生活在熱帶,但體內的血和水一樣冰冷。

本片改編自1993年日本琦玉愛犬家連續殺人事件,描述面臨中年危機的男子如何墮魔,揭露潛藏於人性深處的暴力與脆弱。

電影一開始便搭上節奏緊湊的音樂,一名年輕女性在超市買菜,伴隨著有節奏的步伐和動作,推車慢慢堆滿各式微波食品,回到家,她把菜、湯、飯全部放到微波爐,加熱後擺盤,她是妙子,社本再婚的妻子。社本經營了一間小小的水族館,妻子過世後續弦取了妙子,年輕貌美的妙子比社本的正值青春叛逆的女兒光子大不了幾歲,社本畏縮寡言,妙子後悔嫁給社本,光子根本無法接受父親再婚,對父親與繼母都相當不滿。

隱喻:餐桌到聖堂p621985901.jpg 

餐桌是日本家庭的核心,在園子溫的電影裡也一直都佔據某種重要的位置,本片開頭的起手式和結尾的重要轉折都發生在餐桌上,片中第一場全家的晚餐,餐桌上便是是妻子用微波食品做出的「草率而看似像樣」的食物。

食不知味的妙子;邊吃飯邊講電話的女兒光子,甚至吃到一半就離家赴約;靜默的社本在女兒離家時無力阻止,口氣疲軟不堪,向妻子求歡被拒,飯後就躲到廁所無法克制地嘔吐,把晚餐全部吐出來。
在開頭的十分鐘,園子溫就透過餐桌這一幕,把社本家的情況說了大概,這個家不過徒具形式,分崩離析。

光子因為偷竊被逮到,解危的人是附近大型水族用品店的經營者村田,村田與其妻愛子從此滲透社本一家的生活,妙子和村田偷情,光子到村田的店打工,社本則合夥加入村田的事業,卻沒想到村田夫妻的財富竟然是透過詐騙謀殺而來。

村田夫妻以殺人當作累積財富和解決麻煩的手段,使得得心應手,每次殺了人,他們便把屍體搬到郊外的小屋,屋子屬於村田的父親,屋頂上架著十字架,院外擺著聖母的塑像,外觀宛如聖堂,只是廢棄已久,村田卻是從小在這裡被父親施暴,父親死後,這裡更成為他毀屍滅跡的地點,他們在浴室裡把屍體肢解,骨頭燒掉,肉丟到河裡餵魚,從來沒有失手。因為妻女受到安危,也因為自己膽怯,社本消極地參與了村田夫妻的事業,每次看到身體被支解為無法再被稱之為身體的毛髮、肉塊和骨骼,社本只是躲在外頭,發抖著,不看也不聽。


村田一直說社本有資質,要收他為徒,把這套技術傳授給他,村田果然沒看錯人!
本片的精彩之處不只是裸露跟噴血漿,而是一直畏縮懦弱的社本,在中後段突如其來的反擊。

在片中飾演社本
的吹越滿,轉換後的神情令人不寒而慄。   
p778225856.jpg d81e626d.jpg
p1095415631.jpg
支離破碎,血肉糢糊,讓我們一起死吧。


暴力作為一種生存的方式

整部電影毫無疑問地充斥著性、暴力與死亡,社本好聲好氣地向妙子求歡卻被拒;妙子面對村田的暴力卻奉承迎合,獻上自己的身體;村田要求社本強上自己的妻子愛子,試圖去證明什麼。性作為暴力的初級展現,死亡則是暴力的最高級展現或者完結,村田要社本認識自己,要社本「學習」用暴力奪得人生的掌控權,在他的生命中,只存在「臣服於暴力」和「以暴力征服他人」。

「你需要時間來接受現實,我知道你的惡,我討厭你一副正義的樣子」

「你知道光子為什麼離開家嗎?很簡單,因為你想強暴你美麗年輕的妻子,但有女兒在家裏你就辦不到,所以你只能帶妻子去旅館,你以為你的女兒不知道嗎?你感到挫折是因為你只有到旅館才能隨心所欲。」

「像你這樣的男人是最糟糕的,你沒辦法規劃執行人生的計畫,你無法獨立解決任何問題!」

「你的女兒變壞一點都不奇怪,她變壞只因為你把一切都丟給她讓她獨自背負。」

「光子做了決定,她離開家,讓你可以愛幹嘛就幹嘛。」

村田希望社本以強暴村田之妻愛子來證明什麼,這個「什麼」或許是他們相像的本質「惡」,惡與暴力為一體兩面之物,對村田來說,暴力就是權力,暴力就是那種可以無視他人意願,進而支配他人的能力。最後,社本的確以暴力來奪得權力和臣服,
透過暴力,回到家的社本在餐桌上制止再度準備離席的女兒,在女兒身邊強暴妻子,透過暴力,他奪回女兒,奪得性,奪得權力,奪得對家的掌控。

p621985824.jpg  
實在很不想承認,在這部讓人這麼不舒服的電影裡的全片高潮之一:一家之主在女兒身邊強暴妻子,這麼具有張力的一幕,卻也是唯一讓我噴笑的一幕,當被敲暈的光子被繼母的尖叫聲吵醒,迷迷糊糊地質問父親:「你在幹什麼!」下一秒立刻再被父親敲暈。我笑了,保安保安,可以這樣敲了又敲,敲了再敲的嗎?XD


● 活著,總是伴隨疼痛

社本拿尖刀一刀一刀劃向女兒光子,他邊揮舞邊問:

「你能夠照顧自己嗎?」

「你想一個人生活是嗎?」

「會痛嗎?」

「你感覺到痛楚了嗎?」

「光子! 人生ってのはなあ、痛いんだよ。」

最後他對女兒留下的只是這句話。人生啊,活著好痛啊,妳有這個覺悟了嗎?村田對社本說:「像你這樣的男人是最糟糕的,你沒辦法規劃執行人生的計畫,你無法獨立解決任何問題!」然後社本拼命地學會了「靠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這個問題就是村田和愛子這兩個人的存在,結果卻痛得讓他放棄,比起來,吶喊著「我想要回我以前的人生,我希望這一切都停止,但我無法放棄我的生活啊!」的妙子還堅強得多,說到底,社本還是一個懦弱的人啊。

他的眼神失去狂暴,是解脫,也是救贖。
p1144190265.jpg

在豆瓣上看到一篇寫得挺好的影評,作者說:「不管是大波女优还是圣母玛利亚,园子温都不会去渴望女人的救赎。女性角色在他的电影里永远是工具和符号,从属于被压抑的男性。」全篇我就只對這個評論有點意見,因為不管是《死魚》、《自殺俱樂部》、《紀子.出租中》、《奇異人生馬戲團》,甚至《愛的曝光》,最後的結果都是換取自由的少女啊。

整體評鑑:令人不蘇湖的一部電影。




--
延伸閱讀:

自我關係的辯證:園子溫《自殺俱樂部》
http://weitzern.pixnet.net/blog/post/10533933
社會單元的崩解:園子溫《紀子.出租中》
http://weitzern.pixnet.net/blog/post/10658465
亂倫禁忌與血的罪刑:園子溫《奇異人生馬戲團》(Strange Circus)
http://weitzern.pixnet.net/blog/post/11093109

父與子:園子溫《悄悄告訴你》(ちゃんと伝える)
http://weitzern.pixnet.net/blog/post/27578043

歡迎來到愛的地獄:園子溫《戀之罪》
http://weitzern.pixnet.net/blog/post/29955769



--
後記:

1. 我終於擺脫這篇了,而且打破回國後一個月一篇的紀錄!
2. 園子溫真是個難懂的傢伙,每次看他的電影都是一道賭注,因為真的永遠不知道看了在螢幕上看到的會是恐怖片、喜劇片、ksuo片還是白爛片。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ovember
  • "人生ってのはなあ、痛いんだよ。"還真是佳句!
  • 我也這樣覺得!

    weitzern 於 2011/08/31 13:19 回覆

  • 訪客
  • 請問哪裡可以看到或找到溫子園的電影呢?
  • 大概只有網拍喔。

    weitzern 於 2012/04/15 23:5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