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heart is beating from me

I'm standing all alone

Please call me

only if you're coming home

Waste another year flies by

Waste a night or two

You taught me how to live


23歲那年,我急於擁有位置。

24歲那年,我滿心以為台大就是我的位置。

想不到那種輕蔑和屈辱,
是高傲的我所不能容忍,怯懦的我所無法承受,
如果我無法為它辯駁,又如何坦然面對自己,
於是在放棄的那一瞬間我也拋棄了自己。

黃泥地綠屋瓦紅磚牆,流蘇開得滿樹,如我來時一般。

只是那天陰雨綿綿,我真的要離開了。


之後兩年,失去了位置,不知何去何從,

每每想起這首歌,不自覺地哼唱。


原來活在這個世界,必須要有一個位置。


昨天突然唱起那首歌,想起自己無法書寫的當下。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