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百日將至,8月5日晚上,老爸載我驅車回東港老家,想不到竟碰上東港五十年來最嚴重的颱風……。


8月7日開始風雨漸強,但有電有水,跟以往的颱風沒什麼兩樣,熬個一天就過去了,此時,大家的心裡應該都是想這樣的吧……。

沒料到,8月8日風雨仍大,最糟的是開始停電,室內只有蠟燭微弱的光,全家只好搬椅子窩在門口,看風看雨,滂沱大雨被風吹得傾斜,垃圾在空中翻滾,此時,我突然看到一片有點詭異的垃圾,在翻滾的同時做出不是垃圾該有的動作,然後發現那是一隻小鳥。囧

小鳥的翅膀被雨水打溼,被風吹得無法前進,連找遮蔽都沒有力氣,下一秒,小鳥就被吹到更遠的地方去了,我有點良心不安,躊躇片刻,便衝出家門,沒想到一轉身就看到他!他倒在爸爸車輪旁的小水窪,腹部朝上,雙翅微微伸展,我以為他死了,但我抓起他,感覺到他的心跳,可能還有救!

我連忙把小鳥抓起來衝回去,拿乾毛巾包住他。小鳥是一隻麻雀亞成鳥,嘴角還有些許黃色,屋內沒電,我只好用燭火幫他取暖,小麻雀慢慢從失溫昏倒的狀態恢復,真是個命大的小朋友,小麻雀恢復之後,外頭風雨仍大,我把他放到洗衣籃裡,拿紙箱蓋住,裡面放食物跟水,準備雨一停就放他回家。

生活在「文明世界」的我們,一停電就什麼事都做不了,到了下午,風雨都有變小的趨勢,街頭開始有穿著雨衣出門的行人和騎士,有人提著大包小包的,似乎是去添購糧食了,我閒得發慌,就穿雨衣出去探險了,沿途問了人,才知道農會有開,走到船頭路一看,整個農會都塞爆了,再往更遠的7-11看去,才發現東港已經開始淹水,從奶奶家往市區的道路有一條水淹及膝。

回想起來,農會真是先知先覺,因為到了隔天,東港約莫80%都淹水,當然包括農會,如果前一天沒有清倉,只怕損失更為慘重。

從下午等到傍晚,眼看天色漸漸暗去,外頭不停的風雨,電力始終沒有恢復,光明似乎是遙遙無期了,到了晚上,連小說都沒辦法看,我挨著老爸,叫他開車帶我們去有電的地方,咖啡廳速食店都好,沒想到車子一開出去,竟發現不管開哪一條路,都無法前進,還有不少人開車、牽車往我們這裡過來,原來我們已經被水包圍了……。

8月9日一早,起床後沒聽見雨聲,心中暗喜不到三秒隨即聽到樓下有人說:「啊.. 沒有水了。」我心中一涼,電沒恢復,連水都沒了。走到二樓陽台往外看,整個東港已成了水鄉澤國。


▲奶奶家地勢較高,水位最高時也只淹到膝蓋,且不久就退了,圖為鄰近淹水較嚴重的區域。

▼亂入,在水中快樂奔跑的黑狗一枚。

爸爸說更早點,水勢還更高,但最幸運的是,奶奶家在東港地勢較高之處,而且房子還有墊高,所以水完全沒有淹進室內,算是不幸中的大幸。雖然淹大水,不時有陣雨,但總是勉強算風平浪靜了,我趕緊把小麻雀放走。

不久,水勢略退,姑姑、表妹和我決定外出覓食,順便添購蠟燭,一走出家門,只見巷子停了滿滿的車,果然很多人把車開來這避水,一走到東港國中,整個操場幾乎淹成了一座大湖。



▲東港國中的操場,隱約看得到司令台。

一彎到船頭路就得完全涉水而行,好不容易步行到唯一一間開張營業的早餐店,裡面大排長龍,當然,早餐店裡也是淹著的,馬路中央較高,是水勢最低的地方,馬路兩旁,也就是排水溝、民宅、商店門口的水勢就會深上一大截,像下圖的左,早餐店內的水看似只淹到顧客甲的腳踝,但那是因為早餐店也是有墊高的,往旁邊一踩,水就到小腿肚了。

▼[左]這家早餐店的食物雖然有點貴,但卡啦雞腿堡還真是好吃。
 
▲[右]完全沒有災民樣的我跟表妹,感謝表妹的自拍技巧,我的下巴好久沒這麼尖了。XD

三人都待在早餐店排隊太沒效率,所以我跟表妹決定前進到水勢較高的小七,看有沒有我們需要的水及蠟燭。

據從小七方向過來的路人說,小七那邊路中央的水勢及膝,但進入小七之前那個最低窪的地方,水會淹到大腿。從上小學前曾在東港經歷淹水後,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麼切身的經驗了,表妹更是從來沒遇過淹水,雖然斷水斷電十分不方便,但畢竟家裏沒什麼事,淹水經驗反而有點新鮮,所以表妹沿路一直照相(本篇所有的照片都是表妹拍的),頗有苦中作樂之感。

好不容易到了小七,短褲也濕得差不多了,只見乾糧類全被一掃而空,最不切實際的飲料倒是剩得很多,趕回去跟姑姑會合之後,我們帶著一大袋早餐回家。偶爾還是有稍強的風,一陣一陣,數隻雀鳥在空中盤旋,被風阻隔,無法歸巢。

到了下午,電還是沒來,因為意外被困在屏東多日,大人都有公事要處理,所以積極地騎腳踏車四處探路,看有哪條聯外道路可以通行,我、表妹和弟弟則開始四處「探險」(七歲的弟弟語),其實就是到處走走,看淹水的情況。

▼[左]水淹成一片,看得出這是河道嗎?
 
▲[右]蟑螂的海陸相會(誤),仔細看,海蟑螂中間混著一隻不一樣的蟑螂喔~

▼馬路與水道已無區隔。

▼開往市區的救生艇,據說市區水淹及胸,民宅一樓全數沒入水中。


當下的心情,多少覺得新鮮有趣,畢竟東港的災情不算嚴重(即使不跟其他災區相比),除了交通通訊斷絕之外,我們並沒有立即的危險,至少就我接觸到的多數人都覺得「事已至此,再憤怒埋怨也於事無補。」

走在路上還看到一群年輕人興致勃勃地直接把水上摩托車推出來,涉水前行時,偶爾會看到魚在路中央游來游去,沒多久,就看到有人手中拿個網子,邊散步邊撈魚。(笑)

一直到我們隔天返回台北之前,住處的電力終於恢復,電視的收訊卻仍在搶修,有聽到鄰居說:「東港有五十年沒這麼淹過了。」也聽到林邊淹得更嚴重的消息,但當下還是無法想像原來台灣發生了這麼嚴重的災情,直到我回到台北住處
,看到新聞不停播放斷橋、土石流、滅村、數以千計的死傷和災民流離失所的畫面……。

水災至今將近兩週,大水依舊氾濫,只希望早日水退、道路搶通、早日尋回遺體、災民早日重建,更希望不管是政府或民眾早日正視國土復育的重要性,鄉愿的政府只會讓悲劇不斷重演,人民與土地一同哭泣。





--
後記:

在拍照逛大街的同時,本以為會以歡樂的心情完成這篇,沒想到災情如此慘重……,哀矜勿喜,天佑台灣。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