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們估計,到2050年會有2億5千萬的人口遷移,這個數字幾乎相當於全美國人口的總和。IPCC聲稱,未來10年內,在拉丁美洲、亞洲和非洲最少有2億零7百萬人將缺少飲用水。到本世紀中期,在亞洲,還會有另外1億3千萬人會受到饑餓的威脅。到2100年,非洲的農作物收入將會降低90%,而且科學家們相信那時孟加拉已經徹底從地球上消失了。(麗莎•弗裏德曼報導/中外對話/2009年3月13日


高波都滿都家族的男人們一個個相繼離開了位於海瑞納加那個泥濘不堪的村莊,都再也沒有回去。

最早離開的是高波都滿都的兩位叔叔。他們都曾靠打魚為生,但隨著每年捕魚數量銳減帶來的入不敷出,兩人不得不非法偷渡到印度,成為了當地的建築工人。捕魚的收入極其微薄,高波都滿都的兄弟們不得不冒著被孟加拉虎襲擊的危險在附近的孫德爾本斯原始森林裏尋找蜂蜜和木材賺錢。然而,他的兄弟們最後還是帶著他的父親離開了。

高波都滿都已記不清楚自己是否35歲,也習慣了自己家族姓氏已被人遺忘,現在,他是整個家族唯一還生活在這座孟印邊境被水浸泡著的村莊裏的人。

高波都滿都的兄弟們對九月那場來勢洶洶的潮汐洪水所帶給村莊的災難渾然不知,洪水瞬間吞沒了包括他家在內的很多村裏人的房屋。村民們說隨著捕魚數量的減少,鹼性洪水對稻田災難性的毀滅還有似乎能將整個村莊吞噬的颶風的頻頻光臨,日子似乎過不下去了。

高波都滿都每天都要站在齊腰深的鹽化河水裏撒網捕捉小蝦,以此才能給家裏帶來相當於1.5美元的收入。他說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讓生活得以繼續。

“我的確覺得有點孤獨和難過,但我真的不想去印度”。高波都滿都蹲在屋子的門廊上說。這屋子曾是家裏的廚房,但現在卻成了他們夫妻和兩個孩子唯一可以得到庇護的地方。他的胳膊和光著的腳上沾滿了一條條瓦灰色的泥漿。地上到處都是泥漿,似乎永遠都不會變幹。

“我不想離開這個地方,我不想離開這個國家,我喜歡這裏。”他說。

但是,很快就會有一天,高波都滿都和很多生活在孟加拉及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們就不再有選擇了。

包括美國和歐洲軍事專家做出的分析在內,越來越多的資訊表明到本世紀中期,氣候變化會導致非洲和亞洲的絕大多數地區不再適宜人類居住。分析家說這樣的變化會引發一場規模空前的人類遷移。

但是,很多重要的問題還沒有答案:到底會有多少人遷移?他們往何處去?他們怎麼去?他們還會回來嗎?

專家們估計,到2050年會有2億5千萬的人口遷移,這個數字幾乎相當於全美國人口的總和。人口遷移的原因是:地球溫度持續升高,最需要雨水的地區出現土壤沙漠化,更加頻繁的強烈季候風使易遭洪水侵襲的地方的情況變得更糟,冰山融化帶來的其他水災,不斷升高的海平面以及緩慢滲入人類水井和稻田裏的致命性鹽鹼水。

最不可想像的遷移厄運將會降臨在諸如像馬爾代夫和很多太平洋島嶼國家的頭上。這些國家的居民不得不背井離鄉,因為他們的家園很可能會被不斷上升的海平面徹底淹沒。

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聲稱,未來10年內,在拉丁美洲、亞洲和非洲最少有2億零7百萬人將缺少飲用水。到本世紀中期,在亞洲,還會有另外1億3千萬人會受到饑餓的威脅。到2100年,非洲的農作物收入將會降低90%,而且科學家們相信那時孟加拉已經徹底從地球上消失了。

孟加拉1億5千萬人口生活在由三條水路組成的三角洲內,國家大部分地區都處在僅僅高於海平面6米的地方。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稱,不斷升高的海平面會在孟加拉毀滅比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都要多的農業耕地。到2050年,該國大米的產量會降低10%,小麥的產量降低30%。

到本世紀末,孟加拉超過四分之一的國土面積會被水淹沒。

那時,光是在孟加拉一個國家就會大約有1500萬人口需要遷移。這相當於紐約、洛杉磯和芝加哥人口的總和。

來自孟加拉的的氣候遷移人口數量將會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要多,而來自莫三比克,圖瓦盧,埃及和越南的遷徙人口將會徹底改變世界的面貌。

前馬爾代夫政府高級顧問愛德華•卡梅隆說:“這是史上最大的人類遷移,這跟我們以往知道的不一樣。我們說的是人類從敏感的地區向更為敏感的地區轉移”。

從某種程度上說,大型的人類遷移活動並非史無前例。畢竟從人類祖先離開東非的那時起,人類就不斷地進行著遷移活動。但是這樣的遷移並是人類開拓者或者冒險家們想要在新的土地上尋求機會,而是像社會科學家們所說的那樣,是“不得已”和“毫無準備”地遷移到陌生的甚至可能是惡劣的新環境中。大部分即將遷移的人群現在每日的生活費僅僅只有1美元。

遷移首先會發生在國家內部。科學家們注意到農村和沿海地帶的家庭開始向城市遷移,因為天氣狀況對在城市裏謀求生計的家庭的影響不像對農村家庭那樣大。在全球快速城市化的背景下,這樣的趨勢正在進一步加深,然而在城市裏,人口急劇增長的速度遠遠超過了就業機會的增加速度和基礎設施的建設速度。

40歲的穆罕默德•阿尤布•阿裏就是城市裏形形色色移民人群裏的一員。阿裏家裏的農作物常年欠收,九月兇猛的洪水給了他致命一擊,他不得不離開了位於孟加拉中部的家鄉舍爾普。

現在,阿裏騎著一輛非常顯眼的粉橘色人力車在首都達卡密密麻麻的街道上穿行,在這裏他每月能賺到相當於15美元的收入。他跟母親、妻子還有兩個孩子一起生活在一間簡陋的鐵皮屋內。

阿裏說:“這裏生活的也不怎麼樣,但總比那好。 ”達卡大約有350萬人,40%的人和阿裏一樣生活在貧民窟裏。世界銀行預計,到本世紀中期,會有一半的孟加拉人移民到中心城市。

遷移其次發生在國與國之間。軍事專家預計:由於急需食品、水源和就業機會,大量移民湧入資源也並不豐富的領國致使暴力和衝突不斷升級。

屆時,即使美國和歐盟這樣的富裕國家更多關注的是國際分歧這樣的“大事”,他們也會被要求幫助安置國際移民。

可哥•華納是聯合國大學環境移民及社會脆弱性和適應性部的負責人,他說:“那些現在最脆弱的、生存都成問題的、面臨缺少清潔水源和疾病挑戰的以及需要獲得教育的人們受到的影響將會最大。”

因為孟加拉人口密度高,問題就顯得更加嚴重。研究員詹姆士•潘德在最近有關孟加拉的報導裏寫道:任何環境問題引發的災難“不可避免地會影響上百萬的人口”。他估計到2080年的時候,現在在孟加拉沿海地區生活的5千1百萬到9千7百萬居民幾乎都要搬離。最糟糕的是,很多人甚至沒有經濟能力搬走。

世界銀行駐達卡辦公室水利專家卡瓦加•名納圖拉說:“如果製造溫室效應氣體的人們不能控制碳排放,很多易受影響的沿海地區就會徹底被淹沒”

他還說:“那些脆弱的、沒有受過教育的處在社會最底層的人永遠都不會有機會移民到美國、加拿大和澳洲。這樣孟加拉內那些不那麼容易遭受影響的地區就增加了壓力。”

20歲的阿米娜生活在孟加拉西南部甘布拉附近的村子裏,潮汐洪水將她家的房屋牆面徹底沖毀,倒塌的牆體砸斷了她的鎖骨。她跟丈夫看醫生的錢都沒有,更別說搬家了。她坐在年久失修的茅屋前說:“生活在這兒的人都是窮人,我們哪兒也去不了。”

但是,在土地一瞬間即可被海水吞沒的甘布拉和孟加拉其他地區,氣候移民已經開始了。

像達卡這樣的城市已人滿為患,雖然政府官員不願意承認,但是孟加拉人偷渡到印度的情況變得越來越多。印度也早已覺察到了孟加拉人的非法移民行為,在孟印邊境上開始修建類似於豎立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上的隔離圍牆。印度考慮通過這樣的方法阻斷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

對於像這樣令人迷茫的未來,人類不由得想否認它。而孟加拉的專家們對此事也有著截然不同的觀點,有的堅持認為氣候變遷的問題應該越早提上日程越好。

有的專家稱大規模離開國境的遷移活動意味人類對全球變暖問題手足無措。這甚至是他們不想去承認的一個未來。達卡私立大學主任奧瑪•萊曼說:“氣候難民的主意佔據了我們太多的時間,這是未來天啟性的事宜”。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孟加拉代表艾南•尼沙特說他對人類要遷移的預測持懷疑態度。他還爭辯道:就算預測是真的,但孟加拉現在急需的是改良的基礎設施、能抵禦颶風的棲身之處、完善的洪水警報系統以及可靠的食品安全系統。

尼沙特說:“人們會離開嗎?也許在100年內會,但那不是我現在所關注的事情。”“生活在海岸帶地區的人們每兩周就要遭受到一次水災,可他們不還在那嗎?不也沒離開嗎?現在還不是考慮那麼多的時候。我關注的是現在正在發生的自然災害”。

今年,西方世界會對這個問題繼續糾纏不休。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想要說服國會通過“限額和交易”議案,而歐盟正在竭盡全力地落實減少排放的計畫。充滿經濟活力的中國和印度已開始付諸行動,關於到底要對急速增加的排量負多少責任的辯論聲在這兩個國家內此起彼伏。

生活在海瑞納加的人們對外邊的世界知之甚少,這裏的人們說他們可能等不到政治家就全球某一問題達成共識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了。俗話說積土成山,積水成淵,每個家庭都在做著痛苦的決定,也為更為殘酷的事情的到來創造了機會。

高波都滿都說:“這裏越變越糟,我覺得這裏不會變好了。”他的妻子科娜戴著一條紅色的花紋頭巾,頭巾隨意地勾勒出她臉上的輪廓。她一邊在腿上顛著三歲的女兒一邊說,她也想留下,但對於這個家的未來,她卻顯得很現實,她說他們也許會去庫納,庫納是一座新興港口城市,坐車去那裏需要兩個小時。

高波都滿都的兄弟們住在科爾科達的郊區,他們告訴他那裏不錯。高波都滿都說他的兄弟們想讓他也過去,而且說那裏的收入也要比這裏好。

有著那座守望著鬱鬱蔥蔥鄉間風景的小茅屋,還有著雖然在洪水裏失去一切但仍然會給來訪的陌生人送上一盤雞蛋的善良村婦,海瑞納加是高波都滿都家族三代人的故土。

高波都滿都說:“我會做任何我能做的工作,但是最後我可能還是會離開,因為我們不得不背井離鄉。”

人類遷移史--- 昨日的淚痕

人類遷移活動已經發生了幾個世紀。氣候科學家們稱全球變暖現象造成的人類遷移活動將比以往規模更大,速度更快,到本世紀中期遷移活動將會涉及全球2億人口。
 

以下是人類歷史上發生過的大型人口遷移事件:
 

• 奴隸交易販將1200萬至2000萬的黑人從非洲販賣到美國。

• 1880年到1910年間約1700萬東歐和南歐人進入美國。

• 19世紀,約有100萬愛爾蘭人因為馬鈴薯危機而被迫移民到美國。

• 1939年到1945年間,納粹德國將約700萬至800萬的人口驅逐出境。

• 1947年印度次大陸分裂後約660萬穆斯林被迫遷徙至巴基斯坦,540萬印度教徒和錫客教徒移民至印度。

• 80年代早期約500萬阿富汗人在前蘇聯佔據阿富汗時背井離鄉。

• 1994年超過200萬的盧旺達人在種族滅絕中逃離該國。

據聯合國估計,目前全世界共有大約1億7千萬的國際移民。


麗莎•弗裏德曼是E&E出版公司的記者

[本文經授權轉載。E&E出版公司2009年版權所有]

首頁圖片由IRRI Images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