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區考克-鳥.jpg鳥(The Birds)

影片年份:1963
出品國:USA
導演: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
編劇:Daphne Du Maurier
演員:Rod Taylor
          Jessica Tandy
          Suzanne Pleshette
          Tippi Hedren
          Veronica Cartwright

美貌的富家女Melanie (
Tippi Hedren)在鳥店邂逅了年輕英俊的律師Mitch (Rod Taylor),為了送一對愛情鳥給Mitch,Melanie一路追到Mitch的母親所住的海邊小鎮。

在他們的愛情逐漸萌芽的時候,小鎮的鳥也慢慢群聚,在第一起鳥類襲擊鎮民的事件發生後,驚懼和恐慌隨即席捲這個小鎮……。



我一向對驚悚片沒有太大的興趣,尤其是古老的驚悚片,在音效、特效、化妝技術獲得跳躍式前進的現代,
儘管我個人的膽子不太大,仍很難想像一部古老的驚悚片能夠帶給我什麼「驚嚇」。

提到驚悚大師就會想到希區考克,但這個名字之於我不具有什麼意義,一直到我在看楚浮的生平簡介時,讀到「楚浮年輕時曾受希區考克的影響……」,然後發現希區考克啟發了很多現在耳熟能詳的大導演,才聯想到歷史這回事。

我們身處的社會是由過去種種歷史積累而成,驚悚電影想必也是如此。

希區考克對其後的導演(不管是不是拍驚悚片)的影響如此深遠,《鳥》(The Birds)更是動物災難片早期的經典作品,想必有其可看之處,所以前年去大陸時我就敗了希區考克全集回來,只是就這樣一直擱著,直到最近。

《鳥》的劇情簡介如前述,主線非常地鮮明,簡單來說就是「俊男美女在平靜的小鎮遭受鳥群襲擊的故事」,電影的第一個場景在一個鳥店,
Tippi Hedren飾演的美貌富家女Melanie在鳥店買鳥,偶遇了年輕律師Mitch,兩人彼此鬥嘴,然後深受吸引。



上圖左為女主角
Tippi Hedren,是個古典的金髮美女,我一看到她立刻覺得「嗯,這部片值得一看!」至於男主角嘛,嘿嘿,嘿嘿嘿嘿嘿。(認識我的人應該知道我的意思)

總之呢,第一起攻擊事件是大美女被海鷗啄了一口,接著鎮上的雞出現異常、成群的鳥從火爐鑽進房子、然後是第一起兇殺案、鳥集體攻擊兒童,到這個時候,每當看到鳥,尤其是在不知不覺中大批群聚的海鷗和烏鴉,立刻讓人精神緊繃。

全片的高潮在大家因為害怕攻擊而躲在房子裡,用木板和家具將房子的所有入口縫隙牢牢釘死,在這個封閉且未知的環境下,鳥的聲音、抓門嘶咬聲、人群的尖叫聲讓我忍不住緊張到坐立難安,然後在鳥突破阻擋,不斷用喙和爪子劃下傷痕,我終於能夠體會為什麼《鳥》會如此經典。

在 看《鳥》的時候,最有趣的莫過於看到一些驚悚電影的原型,例如金髮美女總是先發現異狀,但卻大難不死,還可以在患難中與男主角見真情,再例如,針對災難 (在本片中是鳥)的辯論,除了男女主角之外,會有理性的角色批判地否定現實,會有情緒化瘋狂的角色開始歸咎罪責,還有一個怪人在用宗教狂熱的角度預言「末 世到來」,在與今年才看的《迷霧驚魂》(The Mist)相對照,共同元素還真是不少!

其次,這部電影中,希區考克僱用了訓鳥師和一大群「鳥」,
片中全部用真鳥拍攝,光是鳥的鏡頭數就多達1400個,比希區考克一般影片多出一倍,其中371個是特技鏡頭,大部分是鳥類進攻時的場景。最倒楣的莫過於鳥和女主角Tippi Hedren,在拍攝她被鳥攻擊的那一場景時,她連續數天都得讓人近距離朝她扔擲海鷗,或讓她躺在地板上,將驚慌的鳥用橡皮筋和尼龍繩榜在臂上、腿上,任由他們在身上撲騰,據說有一次她的眼睛差點被啄瞎。

(當然,作為一個bird keeper,個人覺得鳥受到驚嚇的程度可能比人還大,還用橡皮筋跟尼龍繩!鳥都嚇得魂去半條,會撲騰根本是理所當然的。希區考克虐待動物阿,不過那時候一定沒有人關心動物權利……。)

在我家希區考克五十片大全集中,我第一部挑的《鳥》不是希區考克最有名的作品,而鳥》之所以引起我的興趣除了因為「鳥」這種動物本身之外,還有某位友人對此片的深痛惡絕。

所 謂的動物災難片簡單來說,就是「以某一種『動物』攻擊人類」為主軸的電影,例如鯊魚系列的《大白鯊》和《水深火熱》、鱷魚系列的《史前巨鱷》,其他還有 《八角怪》的蜘蛛系列和昆蟲系列。友人之所以討厭《鳥》,是因為它「開啟」了「動物災難片」這類型電影的潛能,據友人說,在那個「民智未開」的年代,因為 大白鯊的轟動,片中對大白鯊「邪惡」形象的塑造讓一些蠢材到處獵殺大白鯊,一直到現在大多數民眾對鯊魚還是有一定的恐懼。

我唯一慶幸的是,「鳥」沒有因為《鳥》而被污名化。所以如果不計虐待動物的部份,我應該算是欣賞這部電影的。(但看一部價值觀與自己相違背的電影真是累,下次還是挑不那麼矛盾的片吧。)


接下來是一些關於這部電影的八卦。

希區考克挖掘Tippi Hedren,一簽就是七年合約,希區考克教會她多電影知識,據說這些知識在普通情形下要學習十五年,但只有一個問題希區考克沒有回答,當Tippi Hedren問:「為什麼Melanie最後要登上閣樓?」希區考克只說,「因為我教妳這麼做的。」

據說希區考克的控制慾很強,Tippi Hedren除了電影之外的生活完全被監控,所以最後他們鬧翻了,Tippi Hedren的演藝事業也跟著完蛋,希區考克這個人在私底下是不是真的控制愈這麼強,我無法判定,但是大概可以從下面這些花絮照片看出端倪。

▲希區考克:「Rod,我告訴你,這邊要這樣演阿。」
    Suzanne Pleshette:「我還躺在地上阿!」


▲希區考克:「你們這些臨演給我聽好,喊卡才有便當吃!」


▲希區考克在旁邊.. 吃早餐?

又是據說,希區考克原本想找奧黛麗赫本來飾演女主角,但因為電影製作成本太高,所以Tippi Hedren才有機會擔綱演出,《鳥》讓她聲名大噪,還獲得金球獎最佳女主角,而在此之前,她只是個默默無聞的模特兒,連演員都稱不上,雖然她的演藝生涯的高峰因故只有短短兩年,但她在片中的形象可是人人稱頌,看看她為《鳥》拍的宣傳照吧。



在搜尋照片時,最囧的莫過於下面這兩張Melanie的cosplay和公仔。

先跟我笑一下吧,這什麼鬼阿。XD 哈哈哈哈哈

最後一個據說,原來設計的結局是,Mitch一家與
Melanie驅車逃離小鎮,來到舊金山,赫然發現金門大橋上覆蓋著鳥群,環球公司理所當然地拒絕這個結局,同時也拒絕他另一個怪異的想法:在影片後不加The End字樣。




--
註:關於
Tippi Hedren與希區考克,請見藍藍的部落格


--
後記:

原本我一週的生活型態是週五上完課後,六日在台北跟動物玩、整理房間、洗衣服、看片子,然後寫網誌。但是從大陸回來之後,日子可沒這麼清閒了,這三週我都在跟逐字稿奮鬥,一共有五個小時的量,其中兩個半小時還是傳說中的惡夢「吃飯桌」,顧名思義,就是在大桌吃飯的場合下錄的錄音檔,混亂的程度可想而知,所以我每次一坐到電腦前面就不由自主地打開豆子謄稿機,得了逐字稿強迫症,打到累了就去睡覺。

寫網誌?想太多……。

一直到本週,我的逐字稿終於完成了!
***ˋ(  ̄▽ ̄)ˊ***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Posted by weitzern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