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鋼琴師》(Piano, Solo)改編自羅馬市長Walter Veltroni為知名爵士鋼琴家盧卡佛洛瑞(Luca Flores)的所寫的傳記《IL DISCO DEL MONDO》(The Album of the World),據說當時市長是因為聽了一張盧卡佛洛瑞的專輯後,大為感動,才開始著手蒐集資料,寫了這本書。

盧卡佛洛瑞1956年出生於義大利西西里島的巴勒摩(Palermo),幼時因為父親的工作,舉家遷徙至莫三比克,他的母親因事故死在這裡,在莫三比克生活了八年,盧卡佛洛瑞度過最美好也最難熬的童年時光。成年後他回到佛羅倫斯,進入音樂學院,開始正統的學院音樂教育,也在這段時期接觸爵士鋼琴。

1974年開始三重奏與五重奏的演出,逐漸打響名聲。爾後與著名爵士樂手Tiziana Ghiglioni的合作才真正在樂壇大放異彩,多次在歐洲巡迴演出,在他短短十多年的職業生涯中曾出了十幾張專輯。晚期,他為精神疾病所苦,在1995年錄製最後一張專輯《For Those I Never Knew》的《How Far Can You Fly》,10天後便結束自己短短38年的生命。

雖然我從來不喜歡爵士,更沒聽過盧卡佛洛瑞,但因為我本來就很喜歡音樂電影,尤其是鋼琴,況且,一個完成最後一部作品就去自殺的人,好像有點似曾相識,不就是三島嗎?所以我就理所當然的去看了。

看的時候當然不無感動,畢竟片中演員的演技都不錯,看著一個前途一片光明的青年被過去糾纏到不能自己,又為了愛他的人振作,開始尋根,一路騎機車南下非洲,一路上停停走走,不時寫信給家人傾吐心境。


但盧卡在以為會得到救贖的終點,面臨的卻是絕望,從此一蹶不振,自行劃下生命的句點。他最後只說:「我知道我應該堅強起來,但不斷與心中那些負面的東西對抗,已耗盡我的心力,我必須在失去行為能力之前結束自己。」他最後留下的曲子叫做《How Far Can You Fly》。

看完電影之後,我的心情滿複雜的,人說「演戲的是瘋子,看戲的是傻子」真是一點也不錯,如果一個人試圖從戲中探索自我的本質,這個人可謂又瘋又傻了。我很不想承認我既是個瘋子又是個傻子。但又必須承認,我的確曾經因此而觸碰到一些隱而不顯的東西,盧卡佛洛瑞最後留下的話雖然在當下讓我產生共鳴,但後來我反而更覺得矛盾。

不是沒看過這種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像是《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帝國毀滅》《帝國大審判》《一刀未剪的童年》《再見曼德拉》《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到最近的《玫瑰人生》,但上述或許改編自當事人的自述,電影從第一人稱出發;或許改編自他的朋友親人為當事人寫的書,電影從第三者或旁人視角勾勒,但《寂寞鋼琴師》明明是一本旁人為盧卡佛洛瑞撰寫的傳記,電影卻是個實實在在的第一人稱,就彷彿這是本人真實的心情寫照一般。在某種程度上,如果我把這部電影等同於盧卡佛洛瑞的自述,會讓我覺得自己像個笨蛋。

或許這個情緒是過於偏激了,但一部描述自殺者的電影很難避開「詮釋死因」的這個部份,實際上,電影從開始就必須為最後的自殺鋪陳,看到一個旁觀者想像自己是當事人,訴說「自己」「自殺的心路歷程」,實在無法讓我感同身受。

試想,一個像盧卡佛洛瑞這樣的青年,他與家人的疏離不是「家庭」或「家人」本身的問題,他的才華洋溢,前景看好,即便他對幼時母親的死耿耿於懷,母親的死也絕對不是導致他精神失控的唯一且必然的因素。與其說他無法釋懷「母親的死亡」而選擇自殺,不如說童年時期親眼目睹的悲劇劃下的重大陰影,讓他的人格不完整,不斷滋生的負面情緒導致讓他失去支撐自己的能力。(如果有一天我自殺掛掉,遺書就在上面,不要在那邊亂掰什麼壓力太大,家庭不和諧,當心被鬼抓。)

這樣的推論對我來說是比較合理的,如果幼時喪親就會導致精神疾病甚至自殺,那全世界的自殺率會提高多少?京極夏彥曾就犯罪寫了這段話:「動機其實都是為了事後方便他人附加上去的。為了使犯罪得以成為犯罪,必須要有個社會共識上的動機等理由,算是一種約定俗成的習慣。」(京極夏彥《魍魎之匣》p.112)

因為似乎沒有人能夠接受「沒有原因的死亡」,所以在某種程度上,大眾也都習慣為自殺找到「動機」,但每個人也都知道有別條路可以走,最後就會用「想不開」來概括它。我覺得,不管是電影的slogan和導演,或者包括作者本人,都太過於想為盧卡佛洛瑞的「自殺」找到一個確切的理由,過度把母親的死「直接」關聯到他的自殺。

但我實在不認為「放棄生命」可以那麼單純歸因於某個事件。老實說,如果真的有人能理解「自殺者」的心理狀態,理解盧卡佛洛瑞的內心,那他的自殺又怎會如此無法挽回?

寫到這裡,我必須承認我實在太執著於「自殺的片面詮釋」這件事了,也因此看完電影時的感動隨著時間與思考而遞減,這是我個人的偏執,但就一部電影來說,《寂寞鋼琴師》在各方面的表現都很精彩,跟我同去的友人相當喜歡。話說回來,因為「純屬虛構」的電影而深受感動,卻對《寂寞鋼琴師》挑三揀四,或許也是對作為一個現代人的我最大的諷刺。

最後附上Luca Flores《How Far Can You Fly》:






--
參考資料:
開眼電影網【關於盧卡佛洛瑞 Luca Flores
聽.爵.筆.記 【生命最終的主題曲:聆聽Luca Flores《For Those I Never Knew》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ssPixnet
  • 親愛的會員您好:

    我們是PIXNET痞客邦的專欄編輯,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由於我們非常喜愛您此篇文章內容,
    因此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PIXNET首頁專欄,希望有更多PIXNET痞客邦的會員閱讀您的好文章。

    若有任何問題,請至服務專區與我們聯繫,謝謝^^
    http://support.pixnet.tw/index.php

    PIXNET痞客邦
  • Lin
  • 我有點了解你所說的,有時候一個人自殺,是他理解到某件事情,那不是我們能體會的,與負面情緒對抗的經驗是非常痛苦的,我們太容易自私的去判斷什麼是對是錯,我們習慣認為想死的人就是不對的,總是如你所說的,死後為他們附加上許多原因,從來不願意承認,沒有"原因的死",而很多不想死的人,我們卻能輕易的斷送他們的生命(EX.戰爭),這是人類經驗的矛盾與瘋狂,打到這...發現我好像離題了,不過你寫的很棒喔^^b
  • 謝謝:)

    weitzern 於 2008/06/13 21:0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