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老王賣瓜,但是社會系的老師裡,有趣的人真的很多,或者說小小的社會學界,有趣的事情真的很多。比如說大學時代系上的南瓜老師、港仔老師、大頭老師、Passion老師、布丁狗老師、神木老師、奸笑老師……。


不過大學時代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從這陣子認識的J老師講起。J老師是我的老闆,他跟南瓜老師算是同行內的同行,不過他們並不熟,在我面試這份工作的時候,我們就有聊過。不例外的,J老師是個有趣的人,而且他的有趣程度不下於南瓜老師。

第一次進入J老師的研究室,我楞了好一會,因為除了布丁狗老師的研究室之外,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沒有秩序」的研究室,我當時甚至懷疑J老師是不是剛從哪兒搬來。

不過,這裡有兩個事實是肯定的。
一、J老師的研究室遠勝於布丁狗老師那個隨時會山崩的研究室。
二、J老師當然不是剛搬來的,事實上,他已經在這裡「定居」了好一陣子。

門的右側是一面書牆,研究室的門沒辦法全開,大約開到3/4左右就會打到門左邊的櫃子,櫃子旁是一張電腦桌,上面擺著一台NB,在過去呈直角的是另一面書牆和倚牆的沙發,剩下一側是洗手台和窗戶,窗外有一個花圃。研究室中間擺著一張大書桌,上面放著另一台NB。

其 餘呢,就是一箱又一箱的雜物,雖然不會山崩,但是「舉步維艱」。首先,開門時要小心別撞倒櫃子,或者應該說要小心別撞得太大聲,走到沙發明明就只有五步的 距離,卻要小心翼翼,不然不是踢到東西就是自己站不穩。老師錄取我之後有一次開玩笑的說,我面試助理就是讓他們在這裡走三圈,不會跌倒的優先錄取,會跌倒 代表他不適合這個環境。(所以我應該慶幸當時沒跌倒就對了。XD)

前言到此,開始進入J老師的有趣事件。


之一:電腦中毒事件


跟J老師合作的方式是,老師一次指派一定份量的工作,我在家作業,一個月跟老師報到一次交代進度,第二次去的時候,因為我要給老師SPSS軟體和一些資料,所以帶了隨身硬碟,老師要我把軟體和資料放到中間大書桌上的那台NB。

可當我把隨身硬碟的接頭插到USB槽時,電腦的畫面突然變成一片藍色,我呆了一下跟老師報告,接著老師吩咐我重開機。重開機之後電腦「似乎」恢復正常,我開始下載資料,準備灌軟體,這時只見J老師坐在另一張電腦桌前出神,嚴肅的表情不知道在思考什麼事情……。

這時候老師突然轉過頭來:「chen,妳等一下再灌,電腦可能中毒了。」接著便把整台NB搬走,到資訊室討救兵去了,我又呆了一陣,才赫然想到,如果老師的電腦中毒,那我的隨身硬碟…………。

五 分鐘後,老師回來了,他說:「我一到資訊室,工程師就說:『我等你很久了。』。」老師接著說:「整個所的電腦都中了我的毒,工程師一直在想:『是哪來的 毒?全所的人都來找我了,始作傭者怎麼還沒出現?』所以工程師一看到我就嘿嘿笑。」老師最後補充說:「嘿嘿嘿,整個所只剩兩個人沒去找工程師,現在扣掉我 一個。」(XD 我也該嘿嘿笑了。)

 

尾聲:最後答案揭曉,老師說那個病毒是師母從台南的某學校帶回來的,師母帶了一個隨身碟到那邊,在裝資料的時候中毒,然後這個毒由師母帶回來給老師,結果整個所都因此中鏢。


之二:視窗攔截事件

接下來,老師的兩台NB和我的硬碟都拿去給工程師掃毒了。我跟老師和另一個助理只好移駕電腦室,用那邊的電腦,先說明一下,我們要下載一個資料庫的資料,那個資料庫的資料一筆只能下載一次,而所內電腦都有設網芳,所以資料移轉時不會麻煩。

打開IE之後,連到資料庫,然後再到下載頁面,下載時要輸入帳號密碼,我轉頭看了老師,老師回我一臉茫然。(囧.. 帳號是老師以自己的名義申請的),我:「......之前老師有寄給我,我的信箱裡有備份。」老師回我一臉欣喜,學弟助理搭腔:「哈哈哈,還是靠學姊吧。」

輸 入帳號密碼之後,開始下載,原本下載後會跳出另一個視窗讓我選擇要儲存或直接開啟,可是我們三個都忘了微軟IE的攔截彈出視窗的「功能」,所以下載視窗就 硬生生被攔截了。XD 資料庫那邊顯示已經下載的註記,可實際上這邊沒有下載到任何資料,而資料又只能下載一遍,我跟學弟已經意識到麻煩,可是老師還沒。

老師忙道:「再按一次下載。」我照做了,可是結果果然是不行。我跟學弟開始跟老師解釋,可是老師直說:「可是我們沒有下載到資料阿。」最後我只好拿出一個很爛的比喻。

我說:「老師,這就像你在商店買了一盒雞蛋,錢付了,可是你走到門口的時候把雞蛋摔爛了。你付了錢卻吃不到雞蛋。」  



之三:老師的木瓜樹

有一次我在老師的研究室,老師正在翻箱倒櫃,天色很亮,天光從窗戶撒了進來,我往外一看,赫然發現小小的陽台上居然長了一棵木瓜樹,木瓜樹看來也不小了,高度將近100公分,直徑也有2-3公分。


瞟回室內的凌亂,實在很難想像老師會花時間種植物。所以我的第一個直覺是「木瓜樹應該是之前使用這間辦公室老師種的。」我隨口說:「老師,你有幫木瓜樹澆水嗎?」


老師又回我一臉茫然,我指了指窗外的木瓜樹,老師終於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回我:「那是我的廚餘。」我:「廚餘???」(是把廚餘留給木瓜樹當肥料嗎?)


那棵木瓜樹其實是老師的廚餘們物競天擇的結果。囧


話說某一天,老師在研究室吃木瓜,吃完了便把廚餘通通丟到花圃,然後木瓜子在這艱困的環境,不斷與手足(其他木瓜子)、非我族類(西瓜子、葡萄子、蘋果子、柳丁子、蓮霧子……)競爭,最後勝出的木瓜子就這樣採著其他種子的屍體往上爬,終於長到這個高度。


真是一顆了不起的木瓜子,

        一棵了不起的木瓜樹。



(遠目)

 

 


 

 

END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