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島由紀夫撰寫『性命出售』時,年四十三歲,為其切腹自殺前兩年。當時,他已完成長篇系列『豐饒之海』的前兩部『春雪』和『奔馬』,第三部『曉寺』仍在執筆中。從此時起,三島國粹主義、民族主義的言行驟然突出,除加入自衛隊親身體驗、出席遍及全國大學紛爭的討論會,乃至撰寫『文化防衛論』之類的文章外,同年十月還組織了『楯之會』。而於十二月出版『性命出售』的時候,復以『吾友希特勒』劇本問世。或許三島已從日漸擴展的學院紛爭裡感到日本的危機,進而秘密的藉由自衛隊進行改變,內心裡早已預期壯烈成仁。
                        
※ 這篇文章是本書的序,由譯者摘譯奧野健男對『性命出售』的『解說』, 我直接從書上key下來的,請勿轉錄,謝謝。


自殺失敗的山田羽仁男,下一著所採取的手段是在報上刊登廣告:『性命出售,任君使用。本人為二十七歲男子。願意保守秘密,保證絕對不牽累。』於是買命者接二連三的出現了,國際秘密組織,美女吸血鬼等等。然而,果真他的性命有了危險的時候,他所想到的是……

『性命出售』自一九六八年五月二十一日起至同年十月八日止連載於日本週刊雜誌『花花公子』,同年十二月由集英社出版單行本,復於一九七○年由該社出版袖珍本。

三島由紀夫撰寫『性命出售』時,年四十三歲,為其切腹自殺前兩年。當時,他已完成長篇系列『豐饒之海』的前兩部『春雪』和『奔馬』,第三部『曉寺』仍在執筆中。從此時起,三島國粹主義、民族主義的言行驟然突出,除加入自衛隊親身體驗、出席遍及全國大學紛爭的討論會,乃至撰寫『文化防衛論』之類的文章外,同年十月還組織了『楯之會』。而於十二月出版『性命出售』的時候,復以『吾友希特勒』劇本問世。或許三島已從日漸擴展的學院紛爭裡感到日本的危機,進而秘密的藉由自衛隊進行改變,內心裡早已預期壯烈成仁。

『性命出售』便是在這樣緊迫時期所改寫的最後一部『娛樂性』長篇小說。三島於他的文學生涯裡,在著作小說,尤其是長篇小說的時候。很自覺的迥然分為純文學和娛樂性文學兩種。

戰後日本文學界不再像戰前那樣,將文學儼然劃分為純文學與大眾文學,原因之一是『小說新潮』、『才——ㄦ讀物』等小說雜誌。出現『中間小說』這一類型;幾乎所有的純文學作者也都開始撰寫一些比較通俗淺易的大眾化小說。

然而,三島從未有所謂的中間小說,依舊分別寫他醇乎其醇的純文學作品和表明了為服務廣大讀者群而寫的娛樂性小說。他生前最不喜歡評論家將這兩種類型混為一談。

不過,從他短暫的生涯裡竟也留下了二十部娛樂性小說的這點看來,應該不止於只為經濟生活的需要而寫。三島一向排拒私小說。堅信有故事、有虛構、有經營,才是真小說、真文學;因此,他的不必拘泥於藝術性、文學性的這些娛樂性作品,對他而言,或許可以說是輕鬆愉快的精神體操。已荒誕無稽的情節,編排出極其通俗的傳奇,這也許是出諸三島與生俱來好說故事的才能,和足以滿足他娛樂讀者的『服務精神』的一種快樂的遊戲。

最近重讀三島將近二十部的娛樂性小說,認為我們大可不必像他生前所嚴格辨別的,刻意意識到他這些小說與其純文學長篇之間的差別。這些娛樂性小說,在他固然寫來輕鬆,但也充分的發揮了他編排故事的才能,尤其是他的真心真性,更於毫無戒心的情況之下分外淋漓盡致的流露了出來。因此,論及三島文學,不僅不該略去其將近二十部的這些娛樂性作品,甚且尚可從中尋覓到足以有助於瞭解三島本質的眾多貴重的提示。

在這一點上,想要瞭解三島晚期的心境,他於自殺前兩年所著這最後一部娛樂性小說『性命出售』,著實是耐人尋味的,因為在這裡面粉墨登場的男主角是個『超虛無主義者』,其名山田羽仁男真個是輕如鴻毛。

戰後四分之一世紀可以說是人們逃過戰爭的洗劫之後,一味讚美生命和執著於生命的時代。人人忘卻了崇高的死,以及自殺;除了太宰治與田中英光的自殺外,是個距離死亡最遙遠的時代。人人開始眷戀形而下的、肉體的生,然而,偏偏由於癌症種種原因,一些文學家和名人一一於此期間相繼過世,那真是由恐癌症所象徵出來的一個對死亡感到盲目的厭惡和恐懼的時代。而就在此時,『性命出售』的男主角羽仁男圖謀自殺;唯有他一人懂得生存於這個時代的毫無意義,正如作者三島由紀夫一樣。

自殺獲救的男主角於是在報上刊登『性命出售』的廣告,復於房門外懸掛起一面瀟灑的牌子『Life For Sale』。單單讓這麼個男主角上場,便足以對只求長壽,而盲目的掯往生理的,肉體的生命不忘的那個時代,構成一個痛烈的諷刺。

而三島是在兩年後切腹自殺的這一事件,對此,吾人不能不想到,三島或許早在那個時候便已把自己隱密的本意與覺悟,假託在山田羽仁男這麼個人物身上了。

也就是說,這部小說尖銳的針對著『只要豁出自己這條性命,什麼事無不可做到』的時代盲點,展開了這麼一個異想天開的故事。

它的前半部,在遊戲裡高唱出作者意欲點出的主題——自己的性命既然毫不足惜,倒不如積極的拿它——也就是死亡——來高價出售。但後半部描寫的卻是售命不成,一經獲知有人準備追殺於他,反而變得膽怯,繼而四處流竄,以逃離死亡的這個可憐的男主角山田羽仁男。

三島藉著主動出售性命則強,一旦惜命而怕死,則變得怯懦醜陋,而塑造的這樣一個人物,來表現了人的一般狀況,同時,或許也不自覺的表達了他自己的心情。

在這部娛樂性的作品裡,三島不吝惜的注入了報紙上政治社會版的虛妄、櫸木樹枝之美、乃至未亡人與少年小薰的關係等三島由紀夫的文學主題,同時也巧妙的抓住了一九六八年那個時代的本質與風尚,予以高明的表現了出來。

三島由紀夫如能像『性命出售』的男主角那樣,後來忽然珍惜起自己的生命,則他今日仍只是五十四歲的盛年;而以其有生之日,又當寫下多少卓越的文學作品,思想至此,不禁要為罕見的文學奇才三島由紀夫痛惜不盡。

摘譯自奧野健男對『性命出售』的『解說』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