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公園原本是一座小山丘,改建時保留丘陵的一部分,
在山腳填上水泥磚,砌成山壁,與人同高。

我從公園離開,剛下最後一個階梯,
只見一隻巨大的鳥停駐於右前方。

鳥的體型非常龐大,約二到三公尺高,
與鶴神似的姿態,光是腳就有一公尺長,
纖長的脖子從紅雲般的羽毛中竄出,
脖子是白的臉是白的,嘴是金色的。

但他的身體和羽毛卻若有似無。

既像波浪般的裙擺又似極光,
只見發散出紅光的線條卻不見其形體,
他肯定不存在於這個世界。

只是,他就佇立於此,活生生的,在我的眼前。



倏然,無聲無息的,他已經停在公園的山壁上,
他連移動的過程都不屬於這個世界。

我連忙追去,希望能留下這不應存在的幻影。


只是鳥實在太醒目了,
不只是他的體型,更是他那如火如雲的身體。

公園一下聚集了太多的人,每個人都迫不及待地拍照,
只希望自己能見證這不應存在的鳥。

突然,官方的人把鳥包圍,巨大的籠子、士兵、群眾,
我看不見鳥的身影。

窣。

周圍盡是低聲耳語。


然後兩個士兵步出,手上扛著一隻血淋淋的腳。

我知道。
那是他的。

那隻長腳只能屬於鳥。

腳的根部連著皮肉,

血。一滴一滴。


無聲無息的,他從出現到最後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即使是在腳被卸下來的時候。


他絕對不屬於這個世界。
但是那鮮紅的血肉卻把他留下。


創作者介紹

Divergence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