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_2015214132630926.jpg

一位母親面臨愛子的離開,她強烈地感覺被遺棄,她的人生曾經燦爛,沒幾年光景就迅速走入黑暗,堅持多年唯一的動力便是兩個兒子,只是兒子不接受她愛的方式,她不停買醉,一邊喃唱著李白的《將進酒》,自慰、自憐,也是自我麻痺,白天喝晚上也喝。喝了,就不會醒。

weitze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